• 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轰轰烈烈地结束2022年。
  • 金融市场波动将继续依赖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状况。
  • 明年冬天,欧洲能源危机很可能演变成全球性危机,影响欧元和美元。
  • 2023年第一季度,欧元/美元料将延续长期整理。

 

2022年年初欧元/美元疲弱,但年底在0.9535见底是始料未及的。金融市场普遍对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持乐观态度,但存在一些残留阻力,主要与全球机制重新运转有关。

廉价资金支持的美元上涨戛然而止

疫情后经济复苏预期引发的市场提振是短暂的,因为全球经济面临着另一个意外打击:通胀。在供应链中断和消费者需求飙升的情况下,消费者价格指数(CPI)飙升成为新常态,主要经济体通胀达到数十年高点,令政府和政策制定者措手不及。2021年以来的“暂时性”通货膨胀到了2022年初开始变得根深蒂固。


通胀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市场对短期美国政府债券的需求飙升。美国国债收益率跃升至多年高点,但更重要的是,两年期美债收益率飙升至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方,通常被视为经济衰退即将出现的早期信号。美元兑大多数主要货币高歌猛进,触及了几十年的高点。

各国央行认为,从超宽松货币政策转向大规模量化紧缩以冷却通胀是个好主意。美联储(Fed)于2022年3月开始小幅加息25个基点,加息幅度在0.25%-0.50%,但随后很快连续5次加息75个基点。

美国通货膨胀一直居高不下,即便第三季度末通胀出现积极信号。6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年率达到9.1%,达到4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此后美国通胀增速放缓,市场参与者纷纷预期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这让欧元有机会收复今年前9个月的部分失地。

欧洲方面情况却截然不同。进入今年最后一个季度,欧洲价格压力持续上升,而欧洲央行(ECB)政策制定者直到12月才采取更激进的立场。欧元区11月通胀年率上升10.1%,而欧盟通胀年率上升11.1%。9月欧元区通货膨胀触及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10.6%。

今年上半年,欧洲央行(ecb)的态度要保守得多。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及其同事7月首次加息50个基点,随后在9月和10月连续两次加息75个基点。与美联储一样,欧洲央行也放缓收紧步伐,并在12月加息50个基点。

 

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再次调整政策重心

12月央行利率声明被视为鹰派,欧央行行长拉加德和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讲话都引发市场较大波动。一方面,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释放鹰派让市场人士意外,因为鲍威尔指出,美联储仍将有望加息。“历史经验强烈告诫不应过早放松政策。我不认为我们会考虑降息,直到委员对于通胀将持续回落至2%抱有信心,”鲍威尔补充道。

美联储经济预测摘要(SEP)预计2023年美联储不会降息,而政策制定者上调了通胀预测,同时下调了增长前景。

另一方面,欧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政策制定者预计将“大幅进一步”加息,因为通胀过高,并补充说,“很明显”,预计在一段时间内欧央行还将加息50个基点。欧央行行长拉加德的讲话从惯常的鸽派措辞反转为目前的相当鹰派。

因此,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一致放缓紧缩步伐,但承诺未来将进一步加息,即便存在加息政策打压经济增长的风险。鲍威尔和拉加德还一致认为通胀高于增长。这是合乎逻辑的。央行的主要目标是控制通胀,而不是刺激经济。

欧央行和美联储货币决策将消耗大量流动性,显然会破坏经济发展。经济下行的风险很大,而到2023年,价格压力仍然很高。

经济增长继续放缓

来分析一下经济增长数据。美国经济增长继第二季度收缩0.6%之后,2022年第三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年率达到2.9%。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也出现了收缩,下降了1.4%,这意味着美国经济技术面出现衰退。市场出现恐慌,但美联储(fed)仍坚持致力于打压通胀。股市暴跌,原因是市场担心经济发展将很快停滞,而市场持续押注通胀压力将上升,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进一步上升。

 

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欧元区经季调国内生产总值季率上升0.3%。2022年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8%,而上一季度则小幅增长了0.6%。

但欧盟还面临着另一个挑战。俄罗斯坚持入侵乌克兰。今年2月底,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宣布了一项“旨在乌克兰非军事化和去纳粹化”的特别行动。因此,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前所未有的制裁,因为俄罗斯非法吞并了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森地区。结果,俄罗斯击中了欧洲软肋:能源供应。

欧洲理事会制裁包括“有针对性实施和限制性措施(个别制裁)、经济制裁和签证措施”。这也意味着欧洲将对俄罗斯原油实施进出口限制,其中石油和衍生品成为欧洲的软肋。

 

能源危机即将恶化

2022年6月,欧洲理事会通过了第六套制裁措施,其中包括禁止从俄罗斯购买、进口或转移海上原油和某些石油产品至欧盟。这些限制从2022年12月5日起适用于原油,从2023年2月5日起适用于其他成品油。通过管道进口原油是暂时的例外,特别是对一些没有其他选项的欧盟成员国。

俄罗斯立即对制裁做出回应。俄罗斯开始减少并最终在冬季前切断了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引发了能源危机,进一步加剧了价格压力。能源短缺导致整个欧洲家庭能源账单飙升,这进一步加剧了通胀压力,同时迫使政府采取不同的措施来打压价格。

战争爆发前,俄罗斯天然气约占欧洲天然气需求的40%。到2022年11月,欧盟已经成功地填补了冬季的储存能力,但2023年天然气短缺的预期仍甚嚣尘上,特别是如果俄罗斯管道天然气完全停止运输,并且预计全球天然气需求将继续增长的情况下。

全球经济将实现硬着陆,软着陆还是其他哪些状况?

到了2023年,各国央行能否成功促成经济实现软着陆仍存在不确定前景。也就是说,在不引发衰退的情况下控制通胀。如前所述,价格压力仍然过高,通胀上涨速度超过可容忍水平的三倍。

应对全球能源短缺将是未来一年的主要挑战,而不仅仅是欧盟面临的挑战。随着中国逐步放弃新冠病毒动态清零政策,预计中国化石燃料需求将飙升。如果俄罗斯坚持与乌克兰交战,在弗拉基米尔·普京继续领导俄罗斯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出现,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短缺将加剧,而物价将保持在高水平。这将影响美国和欧盟为2023-2024年冬季做准备的能力,并且通胀将处在远远超出政策制定者舒适水平的水平。

通胀压力持续上升应该会导致进一步加息,这最终将打压主要经济体增长前景。

各国央行已承诺2023年上半年进一步加息,这与市场认为紧缩周期即将结束的看法不同。明年可能降息的工具还可能处在冷冻期。

由于欧洲经济依赖俄罗斯能源,欧洲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比美国大得多。欧盟将更难找到替代资源/供应商,特别是如果中国需求如预期般复苏的话。在这种情况下,生产成本可能会上升,使欧洲产业失去竞争力。

经过多年致力于用绿色能源替代能源之后,欧盟可能别无选择,只能重振核能。对于投入时间和资源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当地企业来说,这将构成新的负担。

欧元/美元去年12个月当中下跌了8个月,其中11月反弹幅度最大,当时市场参与者纷纷消化美国加息步伐放缓,以及紧缩周期即将结束的概率不断加大。然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但发布讲话对这一预期泼冷水,欧央行行长拉加德还意外释放鹰派倾向。

欧元/美元整个12月上半月都出现上涨,此前欧元/美元维持看涨势头是基于市场猜测央行将实施宽松量化紧缩政策和降息政策。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欧元/美元实际上跌破央行决议公布前的水平,因为美元已经重新获得一些支撑。

 

欧元/美元技术前景

分析欧元/美元月图,从多年低点0.9535恢复约1,100点看起来像是回调。2022年从1.1494到上述低点的跌势61.8%斐波位处在1.0735附近,该水平也是12月录得的月线高点。

然而,月图显示,技术指标继整理极端超卖指标后,失去上涨动能,处在负区,表明多头占主导仍然任重道远。月图显示,20简单均线维持坚挺的看跌倾向 ,处在大级别均线下方,表明长线空头占主导。

周线显示,欧元/美元后市下跌风险似乎非常有限。20日移动均线目前正突破今年下跌趋势的50%回撤位1.0510附近,即便大级别均线维持中性至看跌倾向,处在短期均线远下方。相对强弱指标盘整于60上方,未出现上行耗尽信号,维持上行风险。最后动能指标整理11月中旬的超买状况后,正自中线附近反弹。

自2014年底以来1.1460 - 80价格区间一直构成上跌或下跌的强阻力。由于欧元/美元处在这一区间下方约800点,预期欧美两地均有望进一步加息,2023年一季度欧元/美元触及这一区间的概率不大。然而若欧元/美元最终突破上述斐波位阻力,汇价将上涨至1.1060 - 1.1120价格区域前进。要想把握机会和多头重占主导,则欧元/美元月线需要收于1.1500上方。

如果欧元跌破1.0300,有望跌至2022年跌势的38.2%斐波位,空头可能会变得更有信心。若欧元/美元跌破该水平,投机情绪将寻求重新测试平价,即便再次跌破心理阈值将取决于经济增长不均衡的状况,而非央行决议。然而,如果美联储恢复积极的量化紧缩政策,欧元/美元很可能会跌向0.9500。这种情况似乎更有可能发生在今年第二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