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辞职,这对外界来说无异于引爆了英国政坛的一颗炸弹。然而,对于关注并擅长政治游戏规则的英国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历史上,撒切尔夫人以货币主义改革、私有化改革、马岛战争胜利等成就,曾三次担任首相。然而,最终,她还是在1990年11月28日辞职了,这是为了“党的团结和在大选中获胜的前景”。

与约翰逊辞职的背景类似,英国在1990年也曾面临通胀威胁。虽然撒切尔的经济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为重点,曾一度将英国的通货膨胀率从21.9%降至2.4%,但此后国家的高通货膨胀率反弹至8.3%,撒切尔政府还在15个月内13次加息。当时,英国的通货膨胀率在西方国家中是最高的,这让英国人对经济政策失去了信心。因此,铁娘子辞职的一个重要原因无疑是高通胀。

英国目前也处于高通胀的阴影之下。2022年4月,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9%,是1982年以来的最快增速。这意味着英国目前正遭受着40年来最高的通胀率。高通胀直接打击英国消费者,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称通胀前景对消费者来说是“末日”。英国仍存在通胀持续的可能性。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曼恩(Catherine Mann)表示:“英国的通货膨胀基础正在扩大,明年的通货膨胀预期将相当高。”

回顾英国过去和现在的通胀,很明显,高通胀对经济和社会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这不仅极大地损害了普通消费者的生活水平,而且导致政府的变化。除了政治原因,由于经济原因,撒切尔在通货膨胀的背景下辞职,约翰逊也追随她的脚步。

高通货膨胀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经济现象。现在大多数欧元区国家都面临着这个问题。2022年第一季度,欧元区通胀率达到7.5%。3月份,德国的通货膨胀率为7.6%,法国为5.1%,意大利为7.0%,西班牙为9.8%,爱沙尼亚为19%,荷兰为11.2%。在美国,今年3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上升到了8.5%,是过去4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4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8.3%,略低于3月份。5月份,该指数同比增长8.6%,再次创下40年来的纪录。高通货膨胀进一步推高物价,使普通百姓的生活更加困难,并可能升级为社会问题,进而是政治问题。

全球高通胀形成的原因并不复杂。它们基本上可以分为几类:第一,各国长期实施宽松政策,而全球央行实施大规模量化宽松。极低的利率和充足的流动性已成为通货膨胀的最佳温床。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持续了14年。基于“危机三角模型”(Chan Kung, 2015),正是持续的城市化导致了资本过剩,而资本过剩又导致了经济危机。经济危机结束后,城市化的周期又开始了。当前全球的高通胀现象是资本过剩导致经济危机的前兆。

第二个原因是地缘政治危机刺激了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上涨。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全球能源价格持续上涨。布伦特原油一度上涨至139美元/桶的高位,目前仍在105美元/桶左右。在战争的背景下,能源和粮食都不同程度地成为了“武器”。战争因素加剧了风险,而能源供应的高度不确定性导致能源价格上涨,导致高通货膨胀。

三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阻碍了供应链,增加了物流成本,加剧了现有生产和供应环节的成本。这最终导致消费者端的价格更高。

近年来,随着各国货币发行的不断深入,关于现代货币理论(MMT)的讨论成为热点。MMT认为货币源于债权人权利与债务的关系,政府利用创造货币的手段进行支出,财政支出先于收入。随着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对于许多迫切需要扩大财政以刺激经济的国家来说,MMT无疑为打开政府债务的大门提供了一种安慰。

如果一个国家不担心本币债务导致政府破产,那么扩大债务对政府来说就成为一个非常诱人的政策选择。然而,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财政赤字货币化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采用的政策,债务发行的基础仍然取决于几个基本因素:首先,它取决于发行债券的国家。二是看发债国的经济状况,如经济增长能力和经济规模。即使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过度扩大政府债务也会带来巨大风险。在我们看来,无限的债务扩张对中国来说绝对不是万灵药,而是一颗定时炸弹。

随着通货膨胀在今天成为现实,很明显MMT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世界面临着复杂的未来。通货膨胀会不会演变成无法愈合的持久创伤?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细致的观察和研究。事实上,一些国家有可能实施类似战时的临时价格管制,并使用更严格的行政措施来控制价格上涨。此外,它还包括对一些主要后勤节点的军事控制。这些措施会实施吗?在过去,很少有人会相信这种情况会成为现实,但在乌克兰战争的背景下,市场和社会各界应该认真反思,为了控制通货膨胀,很可能会采取各种极端措施。

ANBOUND在关于危机三角的研究中提到了另一种抑制通胀的方法。这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方法,以战争为手段,消灭大量的资本积累和社会财富。虽然这是遏制通胀的一种快速方式,但也是最具灾难性的方式。乌克兰战争会演变成这种性质的战争吗?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通货膨胀现在正在演变成一场破坏世界的重大公共灾难。因此,在通货膨胀问题上,世界各国都应该摒弃意识形态的争论,理性对待通货膨胀。毕竟,全球通货膨胀带来的危害可能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挑战和威胁。

最终分析结论

在长期超宽松政策、新冠肺炎疫情、战争等因素影响下,通胀在全球各国和经济体蔓延。这正在成为所有国家都需要面对的公共灾难。为此,各国应放下分歧,共同努力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