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对于美国和全球经济的通货膨胀所带来的变化,众说纷纭。不管那些认为通货膨胀会持续的人,还是那些认为通货膨胀只是暂时的人,大多数人都维持着今年的高通货膨胀和低增长预期。不久前,经合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纷纷下调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并调高通胀预期。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通货膨胀将是影响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的主要因素。目前的差异主要集中在明年或后年,在全球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情况下,通胀是逐渐下降,还是迅速下降。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因其收紧货币政策的时机而受到批评。外界认为,美联储已经错过了政策改变的最佳时期。因此,很多市场人士担心,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各国央行可能会采取“加速”紧缩政策,从而抑制经济需求,甚至导致衰退。与此同时,今年全球至少有60家央行在美联储之前或之后采取了紧缩措施。目前,在货币政策选择问题上,对于采取紧缩政策以应对通胀,基本上没有太大分歧。矛盾的焦点是政策收紧是否出现“超调”,对经济造成伤害。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际经济、贸易和投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疫情冲击、货币洪流冲击、地缘风险加剧、全球供应链重组、各国加快“减碳”发展转型,都影响着全球经济发展轨迹。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各种短期和长期因素使通货膨胀和增长问题更加复杂。既有绿色转型带来的产业链重组、成本上升等结构性长期因素,也有疫情、地缘政治冲突等短期供需失衡因素。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主张通货膨胀会长期持续的人,以及那些认为通货膨胀只是暂时现象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依据。这意味着通货膨胀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困扰全球经济的长期因素,各种新的变化使货币政策难以借鉴理论解释和历史经验。

就货币政策而言,无论是宽松周期还是紧缩周期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节奏,这无疑加大了政策“超调”的风险。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美联储秉承新凯恩斯主义,采取应对短期危机的态度,在短期内将利率降至零,并推出“无限量化宽松”的流动性,这反过来又导致许多央行采取类似的超宽松措施。两年后,美联储启动了“双管收紧”政策,即加息和收缩资产负债表同时进行。这种“异常”的政策波动无疑会影响经济周期的稳定性。出于这个原因,许多人担心央行政策的“过度”正在导致经济萎缩,推动经济走向衰退。桥水基金创始人戴利奥(Ray Dalio)最近表示,在经历了一波破坏性的滞胀之后,世界各国央行将不得不在两年内再次开始降息,以重建经济。这意味着未来货币政策周期将明显缩短,这无疑会加大政策风险。

在《全球经济展望》中,世界银行指出:“……世界经济再次处于危险之中。这一次,中国同时面临着高通胀和低增长。即使全球经济衰退得以避免,滞胀之痛也可能持续数年——除非开始大幅增加供应。”另一方面,经合组织认为,尽管经济增长放缓,通胀前景上升,但出现上世纪70年代中期那种滞胀的风险有限。报告特别提到,与上世纪70年代相比,发达经济体现在更加依赖服务业,而较少依赖能源密集型产业。总体而言,在全球央行政策收紧的预期下,国际经济增长将与通胀从高位回落同步下滑,更有可能出现低增长与温和通胀并存的新平衡。显而易见的是,当前全球经济、贸易、金融和货币环境正在发生剧烈变化,未来的发展很难回到大流行前的“正常”模式。

最终分析结论

造成全球通货膨胀处于历史高位的原因有很多,而应对通货膨胀的方式也有很大的不同。十有八九,货币政策周期的缩短和超调将推动通胀从高位回落。在全球经贸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虽然出现“滞胀”的极端可能性有限,但全球经济放缓的趋势越来越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