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一看,欧元的大幅贬值对欧洲央行来说似乎是件好事。通过对进口价格的机械影响,它应该会消除人们对提高存款利率必要性的任何疑虑。然而,仔细观察后,人们担心欧元走弱会影响通胀,进而影响家庭购买力,从而拖累经济增长。这将使我们有理由在收紧政策方面采取谨慎的做法。总而言之,今年下半年存款利率上调似乎是必然的,但真正的问题在于随后加息的规模和时机。这将取决于通胀前景如何发展。

对欧洲央行来说,欧元区最新的数据令人不安,一方面是创纪录的高通胀,另一方面是第一季度增长放缓。前者的水平和广泛性质正迫使央行采取行动,市场目前预计今年将加息90个基点,尽管后者为鸽派的管理委员会成员提供了不要急于行动的理由。

在最近接受彭博社(Bloomberg)采访时,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Philip Lane)指出,第一次加息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在利率正常化的规模和时机方面,之后会发生什么。这与我们所看到的美联储以及其对未来几个月多次加息(包括50个基点,最早可能在5月3日和4日的下一次FOMC会议上加息)的指导大相径庭。

毫不奇怪,这种在货币积极程度上的差异引起了欧元兑美元相当大程度的贬值,因利差扩大(图表1 & 2)。此前,对欧元区来说,这样的情况应该被视为支持经济——通过刺激出口和打压进口——和通货膨胀的,通过更高的进口价格。菲利普•莱恩(Philip Lane)承认,“货币贬值将是影响6月份预测的一个重要因素”,其中一个渠道是对进口价格的机械影响。

从这个角度看,欧元走弱对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它应该有助于就提高存款利率的必要性达成一致。不过,他接着表示:“当我们考虑到投资、消费和欧元区的净出口时,这是一个很大的宏观变量,而这一举措意义重大。”

在如何解读投资和消费的评论上存在一些模糊性。即便剔除能源和食品价格,通胀率已经远远高于目标水平。因此,欧元走软、进口价格上涨以及由此带来的通胀加剧,会让家庭的购买力和企业的利润率压力变得更糟。当遭受大宗商品价格冲击时,货币贬值是最不受欢迎的(图3),因为它意味着经济增长面临更大的逆风。

这将要求在政策收紧方面采取谨慎的做法。不过,如果第一次加息能支撑欧元,那么迅速加息可能会有所帮助。有趣的是,无论人们认为欧元疲软是好事(因为它对通胀的影响),还是令人头疼(因为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政策建议都是尽快开始上调存款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