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学家看来,现在确实是瑞典央行克服通缩创伤、改变策略的时候了。他们认为,即使瑞典央行在4月发出明确的限制性信号,瑞典克朗也没有什么上行空间。

现在正是时候

这个小型、开放的经济体无法与价格驱动因素脱钩,而价格驱动因素正导致全球其它地区通胀上升,尤其是能源价格和供应链约束。

市场预计年底基准利率将达到1.25%,今年还将举行四次例会,包括4月(4月、6月、9月和11月)。这意味着瑞典央行甚至不得不加息一次,幅度超过25个基点。

在现阶段,我认为瑞典央行(Riksbank)不太可能采取严格措施。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瑞典克朗几乎没有上行空间,即使瑞典央行真的会在4月份发出明确的限制性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