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尽管市场环境有利于风险,但澳元/美元在2021年疫情后的复苏势头减弱
  • 澳洲联储可能意外转向鹰派,商品价格上涨使得澳元有复苏风险
  • 中国贸易和经济风险将削弱澳元兑美元的涨势
  • 澳元/美元的周图技术指标表明澳元反弹空间依然有限

 

澳元/美元成为2021年G10国货币篮子中表现最差的货币,年内下跌约9%。这是否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来见证澳元在2022年的重大反转?

由于澳洲联储的鸽派立场以及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暂停,澳元2020年疫情后的反弹在2021年丧失了支撑。然而,澳洲联储立场可能发生转变且经济表现改善,将给澳元在2022年带来上行风险。在中国担忧日益迫近的情况下,澳元的反弹之路会一帆风顺吗?

澳元/美元:回望2021年

澳元/美元从2020年3月低点0.5507反弹,但未能在2021年第一季度站稳于0.8000上方。自那以后,该货币对开始下行,今年位于0.7100附近。

对全球经济从新冠病毒疫情冲击中复苏的乐观情绪推动美股创下创纪录的涨势,风险偏好情绪仍是2021年的主题。被称为风险晴雨表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期货今年上涨了近20%,不过澳元等高风险货币未能从风险偏好中获益。

德尔塔和奥米克戎变异毒株

在全球受到德尔塔变异毒株冲击后澳元重启跌势,由于澳大利亚疫苗接种速度较慢,该国受长期封锁的严重影响。当时,只有不到5%的澳大利亚成年人完全接种了疫苗,其中29%接种了第一剂疫苗。

在过去一年中,澳大利亚因在抗击全球疫情方面相对成功而受到赞扬。然而,2021年6月,该国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再次处于封锁状态,封锁期限持续到10月。在全国范围内,41%的澳大利亚人完全接种了疫苗,63%的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就在经济重新开放之际,新的奥米克戎变异毒株阻止了澳洲当局宣布开放边境,因为有关新毒株的不确定性普遍存在。

澳洲联储立场偏鸽派,但对经济充满信心

不过澳洲联储在整个2021年均认为,澳大利亚经济仍有快速反弹的能力,正如2020年封锁期间观察到的那样。在9月份的货币政策决议中,澳洲联储主席洛威(Philip Lowe)表示,“德尔塔疫情爆发将推迟经济复苏,但不会破坏复苏。”在12月7日的政策声明中,面对奥米克戎变异毒株,他重申了同样的信息。

澳洲联储对经济复苏的信心是有根据的,因为这个南太平洋岛国的经济低迷程度比人们担心的要小,第三季度GDP仅收缩了1.9%。该国稳健的零售销售、乐观的出口、公共支出和经常账户状况,为经济前景提供了更为乐观的因素。

澳洲联储将每周债券购买规模从50亿澳元削减至40亿澳元,承认经济正在好转。但在温和的通胀环境下,该央行坚持其鸽派立场,明确指出“在实际通胀率持续维持在2%至3%的目标范围内之前,董事会不会提高现金利率。”该行确实提到,“随着劳动力市场趋紧,预计工资增长将进一步提速”。

中澳外交争端

由于中国是这个南太平洋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澳中外交关系的恶化加剧了澳元的痛苦。

自2018年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建设5G网络以来,两国关系一直紧张。作为回应,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和葡萄酒征收关税,并从2020年5月起禁止了木材、煤炭、龙虾和其他货物的运输。北京指责澳大利亚在从限制外国投资到新冠病毒起源等问题上采取敌对态度。中国还将矛头指向澳大利亚对寻求庇护者进行离岸拘留,并指称澳大利亚在阿富汗犯有战争罪。

更糟糕的是,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表示,他不会派遣官员参加北京冬奥会,理由是后者在遥远的西部地区新疆的人权暴行和持续的贸易争端。

2020年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消退

包括铜、铁矿石和白银在内的工业金属价格下跌令与资源相关的澳元承压。对不断上升的全球通胀压力及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的担忧,限制了金属价格创多年高点的涨势。中国地产行业陷入困境也成为关键的催化剂之一,削弱了金属的需求。

然而,天然气和煤炭价格的创纪录飙升确实有助于缓解大宗商品货币的看跌压力。由于北半球寒冷而漫长的冬季,加上供应增长弱于预期,能源价格飙升,在10月份给澳元多头提供了短暂的喘息机会,之后澳元重启螺旋式下跌。请注意,澳大利亚是2020年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

澳元/美元:2022年关注什么

进入2022年,影响澳元价格走势的因素可能继续发挥作用,不过其中部分因素将变得有利于澳元多头。由于经济乐观和商品“超级周期”可能恢复,澳元反弹出现希望。

工资加速增长

澳洲联储一直对澳洲经济好转充满信心,随着疫苗推广步伐加快,预计澳大利亚经济将从封锁中强劲反弹。

经济环境改善可能会促使澳洲联储主席洛威(Philip Lowe)收回他的言论,即央行不会在2024年之前启动疫情后的首次加息。

澳洲联储12月7日的政策声明没有带来新的惊喜,但却给鹰派带来了一线希望。该央行提升了本周工资增长的前景,称:“随着劳动力市场紧缩,预计工资增长将进一步提速。”11月,洛威将工资增长的可能性与2022年可能的加息联系起来。

行业专家和分析师认为,到2022年下半年,澳大利亚工资增长将加快。预计工资上涨的部分原因是,在国内劳资纠纷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工人们通过要求更高的工资和/或转移到更好的工作,行使了他们增加的议价能力。

澳洲联储-美联储政策背离消散

澳洲联储已表明,明年将考虑其量化宽松计划(QE)且很有可能在2月会议上发出结束债券购买的信号。一旦量化宽松计划结束,市场可能就会开始定价加息。随着澳洲经济从新冠疫情冲击中强劲反弹,加上就业稳定、国内需求增加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该央行立场很可能会意外转向鹰派,并宣布在2022年下半年加息。

若澳洲联储立场转鹰,则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货币市场曲线将收窄,与美联储之间的货币政策背离将消退。在2021年的最后阶段,美联储打开了3月加息的大门,尤其是在该央行将缩债速度提高一倍至每月300亿美元之后,且点阵图显示明年将加息三次。美联储立场转鹰表明该央行依然担忧通胀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美联储观察工具目前显示,该央行在5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47%。

全球能源过渡和商品价格上涨

世界各国领导人正在加大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能源转型是他们的核心议题。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将推动对原材料的需求——包括稀土金属、铜、铂等——用于建造安装和存储解决方案。

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和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其经济增长前景和政策将是支撑大宗商品价格、进而支撑澳元的关键。

中国的能源危机可能会延续到明年,使煤炭和天然气价格保持在高位水平。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严重依赖澳大利亚的煤炭来满足其能源需求。

为刺激经济复苏,中国人民银行于2021年第二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同时工业品出厂价格有所下降,为央行进一步放松政策提供了一定空间。展望未来,中国的政策支持措施可能有助于澳元的回升。

中国潜在的双重威胁

然而,2022年上半年对中国来说可能是一段坎坷的旅程,因为中国陷入困境的房地产行业问题可能会继续蔓延,限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行。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Evergrande Group)和佳兆业集团(Kaisa Group)面临违约风险,当局正竭尽全力避免这一重大事件。

澳元复苏的另一个障碍可能是澳中关系紧张升级,这两个最亲密的伙伴之间的贸易关系濒临崩溃。澳大利亚准备向世界展示,在外交和贸易关系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与中国脱钩是什么样子。

延伸到太平洋以外,美中贸易关系也将在澳元估值中发挥关键作用。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月与中国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2021年11月,美国总统乔·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首次会晤。双方都发表了大胆的言论,美国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湾现状的努力。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拜登敦促政府不要中美贸易问题政治化。

如果美中关系恶化,可能会对市场情绪产生重大影响,最终影响澳元等风险敏感资产。

澳元/美元:2022年技术前景

因此,可以说,澳元兑美元在未来几个月将出现大幅抛售,尤其是在2021年11月最后一周期间确认突破周图头肩顶(H&S)形态之后。

澳元兑美元在2022年下半年反弹以及今年的下跌令其在周图上形成了头肩形态。11月底汇价连续四周下跌,突破该形态的颈线0.7158,为未来大规模下跌铺平道路。该形态的目标位在0.6190,这是2020年4月以来未见的水平。

不过自2020年3月底部0.5508至2021年2月峰值0.8008之间升势的38.2%斐波回档位位于0.7063,构成关键支撑位。

自2020年10月以来汇价多次自该位反弹。10周MA均线升破200周MA均线形成看涨交叉,也为澳元多头提供额外支撑。

汇价已经升破形态颈线(目前位于0.7170),但收复0.7200的障碍对澳元进一步反弹至关重要。100和200周MA均线徘徊于该心里关口附近。

若澳元兑美元上涨势头改善,则下一阻力位于看跌的21周MA均线0.7298,若突破该位,多头将挑战同样升势的23.6%斐波回档位0.7432。

更上方,多头将再度考验下降的50周MA均线阻力位0.7513。自2021年9月以来汇价未能强势升破该均线。

值得一提的是,若澳元收复0.7550,则将导致头肩顶形态失效,之后将强化进一步看涨兴趣。若持续升破后者,多头将重新关注2021年峰值0.8008。

另一方面,若周图收盘于38.2%斐波回档位下方,则将强化看跌倾向,并打开跌向50%斐波回档位0.6768的大门。澳元多头最后的防线为61.8%斐波回档位0.6474。

周图相对强弱指标升势暂停,转跌至中线下方。这表明澳元兑美元未来一年的反弹势头可能减弱。

澳元/美元波浪理论分析

fxsoriginal作者: Gregor Horvat


澳元走出了一个巨大的下行通道,这意味着该货币对最有可能处在一波更高级别的调整中。但调整处于三浪中,因此2022年澳元可以进一步上涨,但之后将进行B浪回调,这是目前正在运行的,在多头启动C浪之前,汇价将回落至0.6600区域附近。


fxsori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