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分析师指出:“与其他央行相比,澳大利亚央行非常坦率地承认,量化宽松在降低汇率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本周关于货币政策的演讲中,澳大利亚央行副行长Debelle多次提到汇率,并表示央行债券购买计划的目的是“对债券收益率和汇率施加下行压力,为澳大利亚经济提供刺激”。

“尽管各种大宗商品价格均创历史新高,但近几周澳元兑美元汇率仍保持盘整,只是在4月份美国就业数据令人震惊地疲软削弱美元后才有所上涨,这让澳元多头大为震惊。”

“尽管我们认为澳元兑美元在6到12个月的时间内有可能走高至0.79,但澳大利亚央行鸽派的前瞻指引的强度以及堪培拉和北京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可能会继续抑制澳元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