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最近几周提出的一些政策建议强化了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分析师的观点,即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未来几年的涨幅将低于美国名义GDP——这与过去10年以及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大部分时间的格局形成了鲜明对比。

参议院民主党人要求对合并施加更严格的条件

尽管过去几十年,税收政策对标准普尔500指数涨幅超过美国名义GDP的贡献可以说是有口难调,但如果拜登政府成功实施新的税收计划,这种情况可能会逆转。拜登政府的“美国制造税收计划”提议将公司税的整体税率从21%提高到28%,这将是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最大增幅。它还计划将高收入个人长期资本利得的联邦税率提高近20个百分点。这可能会给股市带来压力。

未来几年,反垄断政策很有可能变得更加严格,对那些规模最大的公司造成不成比例的影响。早期迹象表明,反垄断政策可能会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几十年来首次变得更加严厉。尽管民主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微乎其微,但两党在反垄断问题上却少有达成共识。一些共和党参议员表示支持更严格的监管。有人提议立法,限制大公司的合并活动,甚至比民主党提倡的更严格。

以历史标准衡量,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估值现在很高。我们怀疑该指数的市盈率在未来几年将继续像近几十年那样攀升,尤其是如果我们认为真正的无风险收益率将在此期间逐步上升的观点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