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加拿大2月商品贸易顺差收窄至10.4亿加元,降幅大于预期。加拿大国民银行分析师指出,芯片短缺影响了2月份的商品贸易。

国际货物贸易的复苏在2月份出现逆转,因为用于生产汽车的半导体芯片的短缺迫使北美的许多汽车装配厂减少或停止生产。结果,汽车行业的贸易总额(出口+进口)在今年第二个月下降了不少于8.8%。加拿大统计局预计未来几个月将进一步下降。”

“金属和非金属矿产产品的出口也大幅下降,因为银行部门内的黄金转移有所缓解。另一方面,能源产品的国际出货量继续膨胀,达到14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95亿加元。”

“除了提振某些类别的出口,不断上涨的大宗商品价格也转化为贸易条件的改善。后者目前处于2014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今年2月,加拿大与这个南部邻国的贸易顺差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中西部地区的“深度冻结”当然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华盛顿慷慨的财政援助也起到了一定作用。美国家庭收入的增加无疑促进了对加拿大商品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