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预计,未来30年大多数大宗商品的回报率将相对较低。无论是能源大宗商品还是贵金属,预期回报率都将为负。

核心要点

向清洁能源的过渡意味着未来十年石油需求增长将疲软,全球消费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因此,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十年里,油价将难以实现名义上的实质性上涨,而实际价格将大幅下跌。

我们预计,未来10年,中国经济将大幅放缓,中国占全球主要贱金属需求的大约一半。我们认为,绿色革命可能至少要到2030年才能对工业金属需求产生足够的提振,以抵消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即使到了2030年以后,我们预计GSCI工业金属指数的回报率也将处于中等水平,而非一流水平。

或许,我们对大宗商品的预测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各国政府为应对气候变化而付出的努力,比我们目前想象的要快。如果是这样的话,能源大宗商品的回报可能比我们目前预期的还要糟糕,而工业金属价格的攀升可能会更快发生。

贵金属的前景相当糟糕。它们的回报往往与美国国债和TIPS等其他安全资产的回报密切相关。我们预测,到2050年底,10年期TIPS的收益率将从目前的负1%左右逐渐上升到1.5%,这与金价大幅下跌的趋势一致。主要出于这个原因,我们预计GSCI贵金属指数的平均年回报率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