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际集团发达国家市场经济学家詹姆斯·史密斯称,英国央行不太可能关注通胀上升与就业市场疲弱。

要点:

“本机构不会因今年英国的通胀表现而过于兴奋。但与以往一样,很多指标将取决于就业市场,以及当带薪休假计划在年未结束后失业将飙升,随后出现的就业恢复程度。而且,就业今后数年可能会足够疲弱,薪资不会出现上升,以证明就业得以恢复。”

“主要的对照指标来自运输成本,过去数月,运输成本已经飙升,原因既是由于英国脱欧,也是由于全球集装箱短缺所造成的。不可避免地未来数月消费者价格会受到影响,但如果确实出现需求焦点从商品转向服务,在某些情况下零售商可能会缺乏将成本转嫁的定价权。”

“从英国央行的角度来看,通胀状况至少表明没有必要今年晚些时候继续推行负利率。同样,这也表明,最早2023年以前英国央行不会收紧货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