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历来是一个安全港。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分析师试图确定,在当今风险厌恶情绪高涨的情况下,美元是否仍扮演着避险货币的角色,以及哪些因素可能改变了这一角色。他们看到,美元已经消失了,至少相对于欧元来说是这样,这可以用美国外债急剧上升、美元储备货币地位下降以及美国大规模货币扩张来解释。

核心要点

当风险厌恶情绪高涨时,美元传统上扮演着避险货币的角色,对欧元升值。风险规避(1998年、2000年至2001年、2008年至2009年、2012年、2014年、2018年至2019年)的上升导致了美元对欧元的升值。美元的避险作用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当风险厌恶情绪高涨时(2008、2012、2014、2018-2019):资本从经合组织(OECD)国家流向美国,尤其是从欧元区;但由于资本外流,资本也会从新兴国家流向美国(美元)。

新冠肺炎危机没有导致美元对欧元持续升值;美元对新兴货币的升值一直相当温和。这可以解释为:一个经济原因,对美国外债不断上升的担忧;一个政治原因,许多国家(中国、俄罗斯、欧佩克)停止购买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