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普尔500指数已经从3月23日的低点飙升了55%,这是历史上最快的回调。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Lisa Shalett预计,基于目前三个对市场健康尤其不利的市场脱节因素,该指数料陷入盘整。

“从历史上看,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的同比涨幅与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的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Consumer Confidence Index)的变化相符。事实上,在过去20年里,标普500指数和消费者信心指数之间的差距从未如此之大。刚公布的整体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六年低点,比4月经济停摆时更差。8月28日该指数在3508点触及历史高点。目前比2月新冠病毒爆发前的高点高出5%左右,较一年前上涨23%。”

“美国经济意外指数创历史高点,制造业反弹,房屋销售和耐用品订单强劲,均支持经济V性复苏的理论。但标普500指数中板块之间的相关性处于历史低点。周期性股和传统价值类股落后于市场领跑股,市场领跑股由少数成长型大盘股主导,其中主要是科技股。在经济反弹期间通常表现良好的金融股则表现疲弱。”

“当国债收益率下跌,当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时,往往波动性较小、股息较高的板块表现通常会强于其他板块,因为投资者寻求“债券代理”。但最近,房地产投资信托、公用事业和消费必需品等债券代理被甩在了后面。当然,商业地产受到新冠病毒引发经济衰退的严重打击,但这种动态在我看来仍不协调,特别是考虑到继续低利率和金融股疲弱的前景。”

“我们鼓励投资者在认知失调最严重的地方寻找机会。我们建议等待标准普尔500指数出现修正,然后进入目前落后的板块,如金融、工业、材料和医疗保健等,一旦投资者更加热情地拥抱开始出现的v型复苏,这些板块的表现可能会强于大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