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影响:潜在增长率和盈利下降。积极的影响是:实际利率下降导致估值上升。第二个积极影响是:高度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和流动性增长。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经济学家表示,如果这三种效应之和为正,那么资产价格与实体经济(增长、收益)之间将出现脱钩。

核心要点

经济衰退后,潜在增长率会降低,原因有很多(生产性资本的损失;人力资本的损失;僵尸公司数量增加)。次贷危机之后的情况就是如此。较低的潜在增长率通常会导致每股收益的下降。

实际长期利率预计在危机之后会低于危机之前,甚至可能为负值。在危机后预防性储蓄导致私人储蓄率进一步上升的影响下;通货膨胀率从2020年的极低水平开始回升;央行坚持用政策控制名义长期利率(收益率曲线控制)。这些非常低的实际长期利率将推高资产估值。我们已经看到股市中的PERs出现了这种情况。

各国央行正在2020年创造大量货币,以将财政赤字货币化,并保持企业偿债能力。这一央行政策将通过两种机制支撑资产价格。道德风险:投资者觉得央行对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提供了保障。投资组合再平衡:投资者将利用过剩的流动性购买其他资产类别,从而重新平衡其投资组合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