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证券分析师表示不仅总统选举的结果对市场至关重要,而且谁控制着众议院和参议院也很重要。道明证券的经济学家分析了四种情况及其对金融市场的影响。

“现状——特朗普总统,共和党参议院,民主党众议院:这对风险资产可能是一个小利好,因为选举的不确定性将会结束,未来可能不会有重大的政策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情况下,基础设施计划正在形成,长期供应压力导致利率出现熊市趋陡反应。我们相信,美联储近期将资产购买从市场运作转向期限溢价,将阻止长期利率上升太多。在外汇方面,我们认为美元将缺乏领导力。我们预计会看到与全球国际贸易(特别是中国)的摩擦继续,这可能是特朗普不再连任的更大不确定性的来源。”

“分裂的政府——拜登总统、共和党参议院、民主党众议院:参议院剩下的共和党人暗示,不太可能采取重大政策行动。我们认为,随着大选的不确定性结束,以及民主党的横扫避免,风险市场的反应可能会略微积极。在外汇方面,我们认为市场可能会对拜登总统产生好感,从而重振或激发对全球复苏的信心。我们认为,欧元/美元的顺周期特性可能是更大的受益者,并肯定了对全球股市表现突出的信心,这使得美元容易缩小其长期估值差距。”

“蓝波——拜登总统和民主党参众两院:这对风险资产应该是一个重大负面影响,因为民主党将拥有明确的授权,引发人们对不友好的商业政策、更高的企业税和更高的个人税的担忧。我们可能看到,避险走势将推动美国国债曲线的牛市趋平。由于短期收益率在2024年底前不会上调,长期收益率可能跌至30个基点的历史低点。然而,我们不认为10年期国债收益率会下降到30个基点以下,因为美联储极有可能采取负利率政策。就外汇而言,我们预计美元将通过风险动态来重新确立自己的地位。”

“红色浪潮——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参议院和众议院:尽管人们认为共和党人对商业更友好,但这种情况实际上可能会对风险产生适度负面影响。贸易紧张局势可能进一步升级,对减税2.0的关注可能会使人们对基础设施计划的关注转移。我们可以看到利率出现小幅回落反应。就外汇而言,我们认为更多的贸易中断可能对全球贸易秩序造成特别大的问题。如果有的话,我们认为在这方面我们会看到更多的不稳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会带来更大的破坏性,并加速作为储备货币的多元化,因为美国例外主义可能会受到实质性的挑战。不过,这更像是一种长期预测。在此之前,美元可能与美国风险资产的表现更加挂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