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危机暴露了社会福利的差距、欧洲的需求、货币政策的作用,以及法国政府的低效。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研究分析师帕特里克·阿图斯(Patrick Artus)分析了这些主题。

要点:

“新冠病毒危机呈现了享受更多保护的人(退休人员、长期合同雇员、公务员)和享受较少保护的人(年轻人、短期合同雇员、个体经营者和工匠等)之间的巨大差异。这显现了社会安全网的差距,因此这必须扩大到那些没有从中受益的人。”

“人们普遍认为,欧洲国家应该加大对能源转型、未来产业、研究等领域的投资。与能源转型相关的额外投资需求估计每年占GDP的2%。欧元区存在大量过剩储蓄,因此欧洲的角色很明确:它应该调动这些过剩储蓄,为必要的额外投资提供资金,这是欧盟委员会提议设立的投资基金背后的原则,该基金将成为永久性基金。”

“为应对新冠病毒危机,欧元区实施了高度扩张的财政政策。这些财政赤字已被欧洲央行完全货币化。但是,人们是否很好地理解了这项政策的长期成本?如果这导致资产价格泡沫,特别是房地产,将会产生非常负面的社会影响(住房获取问题)。”

“尽管公共支出很高,法国政府的效率却不是很高:这场危机揭示了医疗体系的缺陷;教育系统中的缺陷是清除的;法国的生产力很低。考虑到法国对公共投资的巨大需求,法国政府必须提高融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