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金属价格的压力很大。荷兰银行(ABN Amro brief)高级经济学家卡斯珀•布里格斯(Casper bur)表示,新冠肺炎危机导致宏观经济大幅下滑,正对铝、铜、镍和锌价格趋势产生强烈的下跌效应。

与其他贱金属相比,铝跌势相对较弱,这是因为铝市场在一段时间内由于生产过剩和高可用性而受到价格压力。

我们预计短期内全球经济将深度收缩,在强劲且持续复苏到来之前经济将长期放缓。这将对铜产生巨大影响。不确定性依然很高,将继续令铜价在未来几个季度处于相对低位。

由于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了激烈的措施来减缓冠状病毒的爆发,欧洲的锌贸易活动基本停滞。这将减缓经济活动,并使锌价暂时保持低位。

我们认为镍价在未来几个月将保持在相对较低水平。今年上半年,中国的不锈钢生产将继续疲软。人们对镍业的信心很有可能在第二季度再次增强。不过,由于目前库存仍将居高不下,市场信心的恢复不会立即导致价格大幅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