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联合银行(Nordea)市场分析师认为,只要瑞典央行的第二次加息并不是正式的加息周期的开始,可以说,它给人的感觉是一体的,其走势表明,欧元兑瑞典克朗在去年12月加息后的10.40至10.50区间见底,而欧元兑瑞典克朗将在加息后反弹——实际上,其已经开始反弹。

现在的形势表明,移动到10.60-10.70区域。与此相关的消息是,瑞典央行(Riksbank)的“克郎杀机”(krona-killing machine)仍在运转(瑞典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仍在扩张),瑞典增长预期相对于欧元区仍在下降,瑞典意外指数(CESISEK)回到了负值区间。北欧央行对12月通胀数据的预测与瑞典央行的观点一致,但挪威通胀走弱可能引发一些关于瑞典也会令人失望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