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银行(ABN AMRO)高级经济学家阿扬•范•迪伊克休伊森(Arjen van Dijkhuizen)表示,去年,中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科技冲突升级,加上之前的金融去杠杆化,再加上汽车业的拖累,加剧了中国经济的放缓。

“我们预计,美国与中国上月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仍将于明年1月中旬正式签署)将起到支持作用,因为它将暂停关税战,至少目前是这样。”

双方同意的小幅关税削减的直接影响将是很小的,但休战将有助于减少(尽管不是消除)不确定性,限制下行风险,并恢复信心。再加上中国政府零零碎碎的财政和货币宽松政策,我们预计汽车行业和整个行业今年将见底,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企稳做出贡献。”

“我们预计猪流感对2020年CPI的影响将消退,刺激政策将保持“零碎”而不是“大火箭筒”,因当局还不得不应对一些长期约束,像需要控制总体杠杆和防止经济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尽管我们的基本设想是鼠年将企稳,但风险依然存在(尤其是使中国转型更具挑战性的美中紧张关系、香港和台湾的事态发展,以及与中国债务泡沫和违约数量不断上升相关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