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朱利安•曼索(Julien Manceaux)指出,布雷顿在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首轮听证会上获得通过,原因是社会民主党(socialist democrats)、欧洲保守派(European Conservatives)和改革派加入了欧洲人民党(European People’s Party),并再次表示支持他。

核心要点

这不是没有代价的,必须做出一些牺牲。例如,负责“保护欧洲生活方式”的委员对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来说太接近右派了。尽管如此,法国仍能够在单一市场、产业政策、IT和国防等领域获得重大影响力。

欧盟委员会计划在2021-2027框架计划内投资27亿欧元用于高性能计算。

我们相信布雷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他提供了正确的政治和商业经验的结合。

作为Atos的首席执行官,他整合了德国西门子集团的IT活动,使他的公司成为世界上五大IT服务提供商之一。Atos被广泛认为是自空客以来最重要的法德工业合作之一,空客在法国和德国都有两个总部。布雷顿在11月布鲁塞尔的听证会之前离开了Atos,并出售了他在公司的所有股份。

在长达3个小时的听证会上,布雷顿明确表示,数字转型和气候变化将是他的首要议程,这与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的优先任务一致。他说,5G、区块链、人工智能、网络安全、云计算和量子技术将使欧盟成为“关键的工业参与者”。他还为”雄心勃勃的产业政策”辩护。

我们相信,在欧盟在数字空间竞赛中失利之际,布雷顿是欧盟委员会的一笔强大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