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银行(ABN AMRO)高级经济学家比尔•迪维尼(Bill Diviney)认为,随着英国退欧政治僵局对英国经济的拖累,英国经济受到的损害已经加大,而且更难扭转。

核心要点

尽管避免了公投后出现衰退的预测,但不达成协议、无序脱欧的威胁对消费和投资都造成了打击。最初的受害者是可支配的家庭收入,因为英镑贬值推高了通胀,而工资却没有相应增长。

在某种程度上,消费者动用储蓄来弥补收入增长的不足,将储蓄率推低至历史最低水平。然而,自公投以来,消费增长从2015-16年的3.3%下降到2017-19年的1.7%。

随之而来的是投资停滞;尽管在公投后最初有所起色,但自2017年年中以来,投资基本上停滞不前。在2018年收缩0.1%之后,我们预测2019年投资增长为零,而2015-17年的平均增速为3.0%。综合来看,消费和投资的疲软推动了整体GDP增长从2015-16年的2.1%下降到2018年的1.4%,我们预计2019- 2020年的增长率为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