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际集团(ING)经济学家蒂姆•斯帕克曼(Timme Spakman)表示,英国仍有可能在2020年12月突然结束过渡期,这不仅对商品贸易不利,还可能导致服务贸易壁垒增加一倍以上。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希望在民调中轻松领先将帮助他在12月的大选中获得绝对多数。如果他成功了,我们认为这将使他在明年年初获得议会批准他的协议的数字,可能使英国在1月底离开欧盟。”

“尽管这将避免在2020年初出现破坏性的‘无协议’退出,但过渡期的长度仍有很大问题。除非英国承诺向下一个多年期欧盟预算付款,否则这一停滞期将持续到2020年底。”

“最终,我们认为延期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我们错了,它对欧盟和英国之间的商品和服务贸易的影响将类似于‘无协议’脱欧。”

“三个最依赖跨境服务贸易的行业占英国GDP的22%。英国总体GDP依赖于与欧洲经济区的跨境服务贸易,为4.2%。”

“服务贸易壁垒对所有欧洲经济区国家都是一样的,包括欧盟、挪威、瑞士和冰岛。”

“对这些行业来说,‘无协议’退出的后果是什么?”首先,人员流动的限制使得跨境服务贸易更加困难。然而,还有更多的因素在起作用。与商品贸易不同的是,对服务的进口不征收关税。但服务贸易的非关税壁垒也可能是有害的。不同的标准、许可证和标签要求、不承认外国资格以及移民限制可能成为服务贸易的主要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