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分析师认为,未来几个月瑞典克朗仍有小幅上涨的空间,尽管在10月政策声明公布后,瑞典克朗兑欧元未能守住最初的涨幅。

核心要点

在过去4年左右的时间里,维持负利率制度的成本变得更加明显。在瑞典,这在房价上涨和家庭债务高企方面表现得最为明显。

尽管人们一直认为行长英格夫斯(Ingves)需要保持非常宽松的政策,但随着副行长乔克尼克(Jocknick)加入欧洲央行,英格夫斯失去了一位来自鸽派阵营的关键盟友。接替她的布雷曼(Breman)被认为是鹰派人物,尽管人们对她的潜在投票意向知之甚少。

尽管瑞典央行准备加息,但瑞典的增长前景已经恶化。今年8月,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预测,到2020年,瑞典的增长速度将比其他28个欧盟国家除4个国家都要慢。瑞典央行在10月份的会议纪要中预测,“瑞典国内外的经济前景和通胀前景仍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执行委员会已经发出信号,可能要到2022年,回购利率才会调整到高于零的水平。

目前,瑞典央行希望过去一个月瑞典克朗兑欧元的涨幅不要太大,因为欧元面临一轮下行压力,可能会严重危及央行让回购利率脱离负值区间的希望。我们预计瑞典克朗将小幅上涨,欧元/瑞典克朗未来几个月有望向10.65水平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