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研究团队认为,现在是摆脱负利率的时候了,应该注意到,如果实行负利率的央行将利率调升至零水平,尤其是如果它们加强前瞻性指引,它们就不应该担心货币走强

今年秋天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情,让我们相信这是央行摆脱负利率的好机会,而不用担心货币走强的副作用。

首先,欧洲央行在9月份将存款利率(Depo)进一步下调至负值,而欧元没有做出回应。在一定程度上,分级制度可能抵消了存款利率(Depo)下调的影响,但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为什么首先要降息呢?第二,瑞典央行在10月份的会议上暗示,出于对负面副作用的担忧,希望将利率调升至零水平,尽管数据疲弱。与此同时,加强前瞻性指引,承诺在更长的时间内保持利率为零,而瑞典克朗也没有太多反应:现在市场已经完全消化了加息的影响。在这两种情况下,当央行实行负利率时,本币大幅贬值,并保持在如此低的水平。然而,现在我们清楚地看到,负利率(以及将利率拉回零水平)不再影响外汇,至少不会像当初引入负利率时那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