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分析师肖恩•卡洛(Sean Callow)表示,美国和中国官员对部分贸易协议的持续乐观态度,加上英国退欧谈判取得突破,已在近几周显著改善了风险情绪,并促使风险晴雨表-澳元兑日元汇率升至7月底以来的高点。

全球风险情绪(包括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全球指数(MSCI World Index)创历史新高)强化了美联储无限期暂停降息的信息。这将受到澳大利亚央行的欢迎,因为澳储行预计澳大利亚经济将从2009年以来最慢的增长速度加快。”

“在过去一个月里,风险偏好情绪上升以及随之而来的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使日元成为10国集团(G10)中最弱的货币。这种环境为日本央行10月底的谨慎政策调整提供了一些掩护。”

“当然,问题是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尽管有可能达成有限的美中贸易协定,但就取消关税的规模而言,我们仍倾向于市场预期的悲观一面。”

“我们还预计未来几周澳大利亚主要大宗商品价格将面临下行风险,到2020年2月,澳大利亚央行将面临更大的降息风险,目前的可能性不到50%。这应该意味着,澳元/日元近期几乎没有进一步上涨,到12月时,其面临回到73或更低水平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