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国民银行分析师指出,全球贸易环境的恶化仍在继续——美国宣布对从欧盟(EU)进口的一系列产品征收新关税(以报复欧盟对其航空航天业的补贴),开辟了贸易战新的战线。

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超出贸易范畴,有报道称,美国正在考虑限制对华资金流动。这些事态发展突出了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的风险,可能对全球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印度经济放缓是2019年经济疲软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考虑到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印度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主要反映的是国内问题,而不是全球贸易。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已大幅下调政策利率,我们预计这将支持投资拉动型复苏,但消费面临的下行风险依然存在。”

“更及时的经济活动指标——如PMI调查——表明,第三季度不太可能出现好转。平均而言,第三季度的全球制造业和服务业数据弱于第二季度,而最近制造业pmi的上升反映了中国出人意料的强劲结果(考虑到其他工业指标的疲软)。

“我们对本月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保持不变。我们预计全球经济将在2019年以3.1%的趋势增长,在2020年几乎不会有改善(3.2%),然后在2021年恢复到3.5%的长期趋势。”

“对未来几年的复苏至关重要的是印度和拉丁美洲宽松货币政策和周期性复苏的滞后影响。这些预测还假定,美国与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限制不会升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也不会恶化——欧盟可能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而中国对金融流动的限制突显出下行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