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分析师表示他们越来越担心澳大利亚经济的下行风险,并表示,国际经济前景也没有鼓舞信心。

“我们预期仍为2019年GDP增长约1.7%,2020年为2.25和2021年2.5(如更具扩张性的政策生效)。正如此前预测的那样,关键动力仍然是疲弱的家庭部门,短期内公共支出、企业投资和出口的强劲势头抵消了消费的温和增长和住宅投资的下降。”

“这些低于趋势预测的数据显示,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的程度没有改善。我们预计失业率将小幅上升,到2020年中期至年底时将达到5.5%,在预测期内基本保持不变。由于失业率远高于目前对充分就业的估计,一个关键的暗示是,工资增长可能仍将保持疲弱——尽管我们确实预计工资增长将逐步上升。”

“我们继续预计澳大利亚央行将在11月前降息25个基点,但我们非常清楚,如果近期数据进一步走弱,10月份的澳大利亚央行会议都可能降息。由于政府似乎不愿在近期进一步提振财政政策,我们预计澳储行后续还会进一步降息,目前我们暂定在2020年初(2月)。”

“由于减税对消费者支出的影响很小(短期内可能不会),而降息需要时间来产生影响,我们继续认为有必要通过新的基础设施支出或提前减税来实施进一步的财政刺激。除非在财政政策上采取一些有意义的举措,否则我们不会排除在2020年年中再次降息(将官方现金利率提高至0.25%)的可能性,同时实施非常规货币政策。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央行的增长预测仍然比我们的预测至少高出0.5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