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分析师Sean Callow指出,最近几周澳元兑美元和英镑兑美元的震荡是可以理解的,中美贸易关系影响了澳元,而退欧风险影响英镑。

要点:

澳元/英镑交投区间较5-6月更宽,且从7月底的高位回落(当时全球风险偏好见顶),但今年迄今澳元/英镑几乎持平。

澳元兑美元汇率在过去一周出现反弹,这得益于美中恢复贸易谈判,尽管新的关税开始生效,澳大利亚的数据也符合澳大利亚央行的预期,也即缺乏再次降息的紧迫性。市场对资源类公司股息支付的关注可能也有所帮助。

市场对中美贸易关系的谨慎乐观情绪很可能会持续到10月份双方的会谈,支持澳元。但随着澳大利亚失业率未能达到澳储行理想的4.5%,澳储行降息预期升温将打压澳元货币对。

鉴于英国首相约翰逊(PM Johnson)在议会多次失利后硬退欧的风险有所降低,英镑空头回补应在议会休会期间有所扩大。但提前举行大选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投资者不太可能对主要政党的政策纲领抱有热情。

未来几周英镑表现应该会好于澳元,澳元兑英镑有指向0.5450然后0.5400(英镑兑澳元1.8359然后1.8500)的空间。一旦选举成为主要焦点,英镑就应该恢复疲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