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经济学家卡斯滕•布尔泽斯基(Carsten Brzeski)表示,欧洲央行似乎已就本周采取行动达成广泛共识,但几位鹰派人士的最新言论表明,围绕欧洲央行应采取何种政策措施,仍存在激烈辩论。

核心要点

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荷兰央行行长克拉斯•纽特(Klaas Knot)和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委员萨比娜•劳滕施拉格(Sabine Lauthenschlager)等传统鹰派人士表示,他们至少反对重启量化宽松(QE)。

在我们看来,即使对QE2持怀疑态度的鹰派人数有所增加,它看起来仍像是一个敢于发声的少数群体。鉴于通胀预期可能进一步偏离欧洲央行的目标,我们认为,绝大多数人将支持采取新的行动。尽管鹰派持反对意见,但仅降息是否足够令人怀疑。在这方面,为了更好地了解欧洲央行有多少人在思考,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Philip Lane)上周的一次演讲提供了有趣的洞见。

莱恩提出的估计数字显示,自2014年以来,欧洲央行的非常规措施将经济增长和通胀都推高了约0.5个百分点。有趣的是,几乎一半的影响来自量化宽松。别忘了,当欧洲央行在2015年启动量化宽松政策时,工作人员预测通胀将从2014年的0.5%加速至2016年的1.3%。目前,从事实上的经济停滞和低通胀环境降至通缩的风险可能与2014/15年一样高。

因此,我们继续看到欧洲央行在本周的会议上启动了最后一轮货币政策:存款利率下调20个基点,建立一个小规模的分级体系,对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s)进行重新定价,并重启每月约3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尽管鹰派的反对有可能导致量化宽松政策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