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际集团(ING)发达市场经济学家詹姆斯•史密斯(James Smith)表示,尽管他们预计瑞典央行将保持其紧缩倾向,但他们怀疑,他们将被迫再次推迟下一步举措的时间。

核心要点

我们看到瑞典央行计划中的加息可能会进一步推迟的三个关键原因:

1、瑞典央行继续预计,在生产率增长的推动下,到2020年和2021年,工资增长将逐步加快。但这将取决于工资谈判,谈判将在明年春季达到高潮,达成一项协议。有一些迹象表明,谈判结果可能会更加温和。包括劳工组织在内,通胀预期一直在下滑。央行的生产率预测也存在下行风险。

2、2017年房价下跌的影响仍在继续。好消息是,自那以来房价已企稳,尽管我们预计早些时候房价下跌的影响将继续影响家庭支出。房屋开工已经放缓,尽管开工建设项目的数量明显存在急剧减速的风险。别忘了,大多数房主的利率是浮动的——尽管全球市场利率的暴跌应该会给消费者提供帮助——但如果瑞典央行开始加息,这也是一个考虑因素。未来抵押贷款利率的上升,加上此前房价下跌的持续连锁反应,可能会给美国国内经济带来风险。

3、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势也给瑞典相对开放的经济带来了风险。瑞典央行在其最新声明中承认了这一点,但与荷兰国际集团(ING)的预测相比,该行对美国和欧元区的预测看上去过于乐观。尽管我们的贸易团队最终预计,欧元区汽车关税将得到避免,但美国和中国可能要到2020年第二季度才会达成休战。

目前,我们预计利率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保持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