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分析师埃利奥特•克拉克(Elliot Clarke)和西蒙•默里(Simon Murray)认为,对世界其它地区经济增长的预期低于对美国经济的预期,这支撑了美元。

“在今年的‘风险偏好’和‘风险厌恶’期间,美元走势一直维持上行,在全球不确定性的背景下,美国被视为表现最佳的发达市场和收益率最高的‘避风港’。

在我们看来,尽管特朗普总统本月采取了行动,但这种美元走势将延续到2020年。

为什么美元会随着美国利率的下降而升值?原因很简单,因为经济预期的恶化在其他地方更为明显。

首先,过去一年的情况表明,中美贸易战的中断对欧洲开放型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而美国则更为孤立——欧元区对外贸易总额相当于GDP的51%,而美国为27%。随后,欧洲投资者可能会考虑根据相对增长的基本面,再次将资金配置到海外。

其次,即使我们预测12月份联邦基金利率将三次下调至1.375%,美国国债仍将是高收益的避险资产,进一步提振美元。

未来12个月,英国持续的动荡也将推动美元走势。正如8月份《市场展望》(Market Outlook)中所详细描述的,在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接替特蕾莎•梅(Theresa May)担任英国首相之后,英国有一位支持退欧谈判的强硬派领导人,他几乎没有(如果有的话)可能就退欧谈判达成一项比英国议会多次否决的协议更好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