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际集团(ING)全球战略主管克里斯•特纳(Chris Turner)表示,欧元未能利用美元疲软的环境。

“BTP大幅收窄:德国国债息差应被视为对欧元有利——但欧洲央行(ECB)第二轮量化宽松(QE2)是收窄的原因之一,这抑制了欧元。”

“尽管如此,如果投资者慢慢脱离美元,那么就没有那么多的流动性替代品,欧元应该会得到一些支撑。”

“就目前而言,焦点是欧元区的工业生产,5月份工业生产可能有所增长,尽管我们预计下半年制造业将会疲弱。让我们看看欧元兑美元能否在夏季市场清淡时小幅升至1.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