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银行(ABN AMRO)高级经济学家比尔•迪维尼(Bill Diviney)表示,在低通胀和美国增长前景风险上升的背景下,基于市场的通胀预期(5年远期盈亏平衡)已大幅下降,从4月份的2.1%降至近几周的1.8%。

核心要点

更令人担忧的是,以调查为基础的更稳定指标的下降,尤其是密歇根消费者调查。今年6月,5-10年通胀预期降至2.2%,为该调查40年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尽管考虑到美联储的目标是2%,这样的数字似乎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作为一项基于调查的措施,这很可能与2%的实际通胀率不相符。

举例来说,上一次核心个人消费价格指数(PCE)长期保持在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是在2008年,当时密歇根消费者调查平均通胀率为3.1%。因此,密歇根调查的2.2%很可能对应的核心PCE率低于2%。

那么,长期的低通胀似乎正导致预期失控。在美联储积极研究可能提高通胀预期的政策框架变化之际,这一事态发展应尤其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感到担忧。

一旦期望值变得根深蒂固,就很难改变,因为它们往往会转化为对薪资的期望,形成一种自我实现的动力。事实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6月份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新闻发布会上表达了对预期可能失去锚定的担忧,而委员会中较为鸽派的成员,如詹姆斯·布拉德和尼尔·卡什卡利则明确表示,通胀预期下降是降息的一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