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际集团(ING)分析师表示,目前市场似乎确信美联储(fed)必须采取行动,毕竟有关美国收益率曲线持平/反转是否预示着下一次美国经济衰退的讨论已经结束。

“除了美联储大幅降息的定价(2019年底前降息67个基点,2020年底前再降息33个基点),我们开始看到,美国2-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出现明显的、看涨的再陡化走势。”

“在美联储最近三个主要降息周期中,随着美联储的通货再膨胀政策渗透到市场,这条曲线陡化了250个基点左右。通常情况下,美元走弱会对美国的通货再膨胀政策产生影响,但美元的下跌并不总是立竿见影的。”

“现在怎样才能让美元贬值?”我们认为,美元下跌将必须通过两个明确但相关的渠道出现:一是利差,二是增长差异。前者驱动着基本的外汇对冲(企业)和投资(外汇储备经理)决策。后者推动了更广泛的投资组合(债务和股票)配置,并将在某个时候对不断扩大的美国赤字进行压力测试,美国赤字通常被视为美元的致命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