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银行(ABN AMRO)高级经济学家Arjen van Dijkhuizen指出,在货币政策方面,中国政府已采取了多项措施,以保障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并刺激放贷,尤其是向私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放贷。

在财政方面,政府选择了一系列广泛的减税措施,并将地方政府的债券发行配额提高一倍(此前金融去杠杆化的冲击)。总而言之,中国政府选择了我们所说的零零碎碎的货币和财政宽松政策,而不是大规模的火箭筒式刺激(这是不必要的,而且与稳定杠杆率等长期目标背道而驰)。尽管如此,在我们看来,北京方面仍有足够的空间进一步放松政策,我们预计当局会利用这个空间。”

中国人民银行可以选择进一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或者在必要时进一步下调基准政策利率(自2015年以来一直保持在4.35%的水平),同时允许总体债务水平有所回升。此外,人民币再次贬值也将有助于抵消关税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