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银行(ABN AMRO)高级经济学家比尔•迪维尼(Bill Diviney)表示,一些美联储官员已经就如何最好地改善美联储的战略和工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核心要点

最近最重要的贡献来自纽约联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曾与人合著了一篇学术论文,提出了平均通胀目标,而今天,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发表了一篇演讲,对美联储是否应该做出这样的转变表示怀疑,相反,他主张美联储通过考虑(例如)收益率曲线目标,来增强自己的工具。

然而,一些美联储官员对此表示怀疑,比如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Mester)就问道,“模型的假设真的会在现实生活中发挥作用吗? ”而圣路易斯联储主席长布拉德(Bullard)则警告称,对该框架进行根本性改革可能会在金融市场“引发混乱”。

与此同时,布雷纳德提到,人们怀疑各国央行能否在不“担心通胀可能加速、通胀预期可能过高”的情况下,持续支持高于目标的通胀。话虽如此,美联储官员在6月会议前总体上仍持开放态度,他们仍有可能相信,改变框架的好处将超过任何代价。

与此同时,那些争议较小的提振美联储政策工具的提议,更有可能获得支持。布雷纳德的收益率曲线目标提议,将包括美联储利用资产负债表,将目标定在略长期利率(1年期或2年期债券收益率)上。然而,目标将完全是控制利率,而不是量化债券购买目标(日本央行已经制定了类似的政策,但目标是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这样的政策可能会给央行的远期利率指引带来更大的可信度,尽管我们注意到,如果央行希望在数量上扩大资产负债表,它也可能会束缚住自己的手脚。

未来几周或几个月,我们可能会看到美联储官员提出更多建议,在6月份的会议之后,FOMC将进行全面评估,并在2020年上半年分享其结论。如果美联储采取平均通胀目标——目前这是拟议的框架改革中最有可能实现的目标——我们相信,这将增加明年放松政策的风险,尽管我们的基本理由仍然是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