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联合银行市场(Nordea Markets)分析师指出,瑞典央行在4月24日大幅下调了对未来利率走势的预测,因为年初出人意料的低通胀结果被视为降息的主要原因。

核心要点

然而,行长英格夫斯(Ingves)似乎在5月7日的一次重要讲话中透露,瑞典央行设定适当利率水平的分析框架的其他关键组成部分也发生了变化。

下调中性利率对于瑞典央行未来如何衡量合适的政策立场具有头等重要的意义。这一点尤其适用于瑞典央行在讲话中强烈支持泰勒式的利率设定规则。

北欧联合银行从瑞典央行的后续讨论中了解到,此次讲话可能并不像文本本身那样,更多地是未来货币政策意图的声明。与此同时,瑞典央行下调中性利率的估计,将使当前的政策立场更加符合泰勒规则(Taylor rule),因此我们仍然认为,讲话似乎相对紧密地反映了当前的想法。

在瑞典央行2015年实施负利率之前,较低的中性利率也可以保证较低的回购利率。自2015年以来实施的扩张性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理由是之前的政策过于紧缩,无法将通胀预期设定在2%。因此,一个较低的中性利率,使4月24日宣布的降息路径背后的理由更容易理解。

令人失望的通胀数据,以及对中性利率的较低评估,都使瑞典央行的政策路径与日本央行更加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