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银行分析师表示,澳大利亚今明两年GDP料在2.5%左右,符合2013年以来的均值,低于此前浴柜,表明工资、家庭支出和非矿业投资前景更加谨慎。

不过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将抵消一部分疲软,我们预计净出口将继续对GDP作出积极贡献,不仅仅是因为液化天然气出口规模继续增长。

下行风险来自于房价下跌对家庭支出和住房建设的不确定性影响。从好的方面看,尽管我们在预测中计入了一些进一步的财政下滑,但降幅可能会更大。我们将在4月2日的预算中找出竞选活动的财政起点,

预计2019-20年澳储行将按兵不动,2020年失业率将略低于目前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