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摩根士丹利、法兴银行、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等华尔街巨头开始预警“对冲新兴市场的风险”,尽管上周MSCI新兴市场指数结束了连涨六周的一年最长纪录,投资者们暂时选择忽略警告,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在美上市的新兴市场ETF中。

据彭博社数据,截至2月8日当周,在美上市、追踪新兴市场的ETF已经连续17周获得资金净流入,当周流入总额为36.8亿美元,17周期间整体流入额为303亿美元:截至2月8日当周,EM股市ETF净流入资金30.1亿美元、EM债市ETF净流入资金6.735亿美元。整体EM ETF资产从2639亿涨至2654亿美元,追踪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的ETF资金流入最多,为9.77亿美元。

产品中,先锋集团的FTSE EM ETF(交易代码VWO)资产为610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ETF,资金流入量创2011年9月以来最高。道富环球投资旗下的SPDR标普EM ETF资产为25亿美元,追踪标的是标普BMI新兴市场指数,上述时间段内资金流入净额相当于资产规模的10.7%。

另据行业垂直网站ETF.com统计,贝莱德旗下的安硕iShares明晟核心新兴市场ETF(交易代码IEMG)是全球第二大的新兴市场ETF。今年1月接收了投资者的净流入资金42.3亿美元,资产规模涨至纪录新高逾540亿美元,成为在美上市ETF中资金流入最多的产品。

与此同时,今年1月投资者从美股ETF中撤回了255亿美元。道富环球投资的SPDR策略与EMEA研究主管Antoine Lesné也曾表示,今年1月,股市ETF中的新兴市场类别最受欢迎,共迎来净流入资金28亿美元,而美国和欧洲的股市ETF分别单月净流出22亿和12亿美元。

更具体来说,截至1月18日当周,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ETF资金流失了60亿美元,是三个月来首次遭遇单周资金流出,而当时EM的股债ETF正好连续14周吸引到资金流入,不断刷新一年来最长连涨周期。iShares除美国之外的MSCI ACWI ETF(交易代码ACWX)最大权重是日本、英国和法国市场,今年1月资金流出6.42亿美元,是十年前开始交易以来最差单月表现。

分析指出,今年伊始的美联储鸽派转向和主要国家贸易进展,都提振了投资者的风险偏好。2018年新兴市场股市普遍被抛售,目前估值相对更便宜,再结合与发达国家相比更好的经济增速前景,都利好于新兴市场这一风险更高的资产类别,也引发资金持续流入追踪这一类别的ETF。

今年以来,新兴市场指数表现优异。明晟MSCI EM指数去年深跌17%,今年1月累涨超4%,这一指数还于1月底涨破了200日均线,截至上周之前开年累涨近10%。

但新兴市场的动能在上周被打破,MSCI EM指数单周累跌1.4%,上周五还跌破了200日均线,终结了此前连涨六周的一年最长纪录。分析称,上一次MSCI EM指数跌破200日均线还是在2018年5月,也是这一指数跌入技术位熊市之前的四个月。新兴市场汇债双市也下跌,上周MSCI EM货币指数累跌0.4%,彭博巴克莱全球EM本币计价债券指数跌0.1%。

周一,MSCI EM指数跌0.07%,报收1035.35点。

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的基金经理Paul Greer对彭博社表示,2月剩余时间,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情绪大部分将被贸易局势影响。尽管富达国际基于估值、技术位和外部环境等因素,仍看涨这一资产类别,但开年以来的涨势可能会在未来2到3周暂停。

美国银行、富国银行和摩根士丹利策略师们的一致观点:美联储转“鸽”为风险较高的资产带来一定裨益,但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仍是人们的主要担忧因素。在强劲的开局过后,几大投行纷纷开始质疑发展中市场还剩下多少估值上行空间。美国银行策略师David Hauner甚至在研报中直言:“新兴市场的结构性弱点迟早会从黑暗中浮现。我们强烈建议投资者寻找价格合理的对冲。”

摩根士丹利此前研报曾警告,新兴市场的固定收益资产正在失去吸引力。在美联储政策更为温和之后,看涨的催化剂已经失去动力。长期新兴市场资产的风险/回报已经恶化。现在不是增加新兴市场长期持仓的时候。

不过,瑞银更看好新兴市场在今年的表现。瑞银全球财富管理建议超配全球股市,并增加了对EM股市的配置,认为其估值更有吸引力。瑞银亚太市场负责人David Rabinowitz还指出,伦敦证交所旗下的富时罗素、MSCI和标普道琼斯指数等全球最大的指数提供商们,将在近期审查或扩大沙特阿拉伯、阿根廷、中国内地和科威特(SACKs)股指在其指数中的比重:

瑞银表示,全球重要股指的重新调整可能导致约1210亿美元的主动和被动资金流动在新兴市场范围内转移。随着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越来越多的新兴市场股指也纳入全球重要指数。而这一调整可能为新兴市场带来上千亿美元的资金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