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联储主席Rosengren表示,美联储需要以数据为基础,不能预设政策路径。鉴于风险因素已经扰乱金融市场,在调整政策之前,美联储可以耐心观望以等待更明晰的数据。如果预期的更好的经济结果是正确的,那么美联储12月会议上提出的2019年两次加息可能是正确的。

Rosengren今日表示,美联储可能需要降低利率,但这不是他的观点。目前不偏向于更高或更低的利率是合适的。

他预计,经济不会放缓并不表示市场情绪可能已经变得过于悲观。

他表示,他不认为流动性问题向一些市场分析师认为的那么严重。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似乎与流动性问题的观点不一致。

他指出,一些公司担心贸易争端会导致供应中断。贸易局势以及波动率升高都支持采取灵活且有耐心的政策。

芝加哥联储主席Evans则指出,如果经济阴霾退散,美联储很可能“最终”将利率小幅上调至紧缩性区域。他表示,现在是观察数据将如何发挥作用、观察政治发展的好时机。美联储在下一次加息前,有足够的时间等待观察。

他说:“如果下行风险消退且基本面继续走强,我预计最终联邦基金利率将高于中性利率——比如高达3%-3.25%之间的范围。”

这高于美联储预测的2.75%长期中性利率。Evans预计,美联储将“最终”再加息三次。

他表示,收紧政策的时机并非那么重要。他指出,12月就业报告极其强劲。在美国经济扩张至当下阶段,美国每月就业机会增长更有可能在6万至10万之间。

对于政府关门,Evans表示,美国整体经济表现非常好,但经济增速正在下降。美国政府关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通常相对较小。

他指出,2019年上半年对于评估美联储政策是很重要的时间段。

对于通胀,Evans表示,通胀预期的上升不及预期。基本预期是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略高于2%。未来三年的通胀平均值略高于2%。如果经济如预期般发展,将倾向于采取限制性政策。

Rosengren和Evans均拥有2019年FOMC投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