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打贸易战的法宝除了关税外,还有另外一件武器,那就是不按牌理出牌。

一边发出贸易威胁,一边对美国最长久的经济关系前景提出质疑,特朗普创造了种可简单称之为“不确定型经济”的模式。连顶尖的经济学家们都对此拿捏不准。

“我想不起来以前见过这种方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即将卸任的首席经济学家Maurice Obstfeld在采访时表示。

Obstfeld指出,长期以来主流观点认为,疑虑不利于增长、阻碍投资,会让金融市场不安。 “任何总统应该都不会故意让私营部门的决策流程徒增不确定性。”

特朗普认为,不确定性可以打击美国公司去国外投资的积极性,同时也会让谈判国的经济不稳定。不喜欢没把握的事儿?那就把工厂建到美国吧,帮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

收效甚微

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这种办法开始大范围见效,反而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正在遭遇这种战术的短板。

最为明显的证据是周二美国股市大跌逾3%,部分原因在于市场搞不清美中领导人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晚宴会晤究竟达成了何种休战协议。

周四美股再度重挫,因有消息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留并被要求引渡到美国,这一消息可能进一步加剧美中紧张关系。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0月份贸易逆差扩大至10年来最高水平,对华贸易逆差更是创下历史记录。

除华尔街外,不管是在被中国报复性关税打击的美国农业大州还是工业中心,商业决策都受到了部分特朗普不确定性的拖累。

不过公平的说,这也不能全归咎于特朗普或贸易政策。

周三美联储公布的褐皮书显示,加息影响以及就业问题令美国企业的乐观情绪降温。明尼阿波利斯联储称,多家公司表示因前景不确定而搁置了支出计划,它们主要担忧的是贸易。

芝加哥大学Booth商学院教授Steven Davis表示,特朗普在贸易战中用“不确定性”作为武器可能会带来危险,“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美国总统也曾试图利用不确定性来做文章,但是有充分理由认为这伤害了美国和他国的利益。”

一个影响是外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已经下滑。

代表在美投资的外国企业的协会Organization fo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负责人Nancy McLernon表示,2017年外国对美国的长期投资较2016年锐减40%,今年第二季度外国对美直接投资出现了负值,这是1982年该官方数据有统计以来第六次出现下降。特朗普的威胁促使一些外国公司承诺增加对美国的投资。本周白宫与车企开会讨论特朗普可能对进口车加征关税一事,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Herbert Diess表示,大众汽车考虑在美国设立第二家工厂。

相反影响

但McLernon表示,他们协会的多数成员企业没有急于推出新计划,反而搁置了投资决策。尤其是那些因出口产品到中国或其他国家而在特朗普贸易战中受波及的美国工厂。McLernon称,贸易关系的紧张让特朗普事与愿违,Harley Davidson等企业就是明显的例子,Harley Davidson将专供欧洲市场的工厂从美国迁走,原因就是欧盟对美国施以报复性关税。宝马汽车南卡莱罗纳工厂对中国的汽车出口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7月份实施的关税。

IMF经济学家在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计算得出,单单贸易战恶化对全球信心的影响就能让全球经济增速下滑约0.1个百分点,预计明年增幅为3.7%。但Obstfeld表示,特朗普营造的这种“不确定性”对投资决策和全球经济造成的广泛影响很难具体量化。

Obstfeld表示,问题在于现在似乎没有一个因素能让市场长期的摆脱那种不确定性,从而令企业回到正常经营轨道。

更多不可测因素

他拿上周特朗普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的美墨加协议举例,特朗普上周末宣布将取消旧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此举意在施压民主党批准新协定,但这立时给该区域注入了新的不确定性,这种不可测前景已经让北美企业过去两年困扰不已。

中国也是一个例子,特朗普努力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贸易达成协议,但任何协议所需要的谈判都不止90天,美国和中国已经同意展开初步磋商,相信即使能达成协议,其更可能的形式是“挤牙膏”式的层层让步,而非彻底打消疑虑的一揽子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