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市场的焦点处在新冠疫情得到遏制及经济活动出现回暖。
  • 比较统计数据未提供2020年美元/加元上升或下降的合理依据。
  • 新冠病毒大流行风险溢价主导美元/加元2020年走势,7月美元/加元收于1.3400附近。
  • 商品货币加元2021年将开始走强,上涨势头将随着美国经济复苏出现回落。
 
2020年的经济形势不存争议。从全国性实施封锁造成经济灾难到人气旺盛的餐厅停业,从美国大选到学校董事会变局,新冠疫情肆虐凶猛影响了所有人,这是无可争议的。
 
新冠疫情来袭后全球经济将较经济活跃的去年呈现不同的前景,但实际经济复苏仍然存在不确定前景。居家工作已成为许多领域的主要选择。快递已经更多地取代购物,人们逃离拥挤、昂贵和有碍健康的城市将对纽约、伦敦和巴黎以及所有依靠文化和社会环境来应对成本和不便的城市生活带来可怕的后果。
 
 
新冠病毒大流行这个故事在各个国家的细节和时机的演绎不尽相同,但在所有工业化国家中总体一致。新冠疫情自中国蔓延,促使中国采取最极端的防御措施。 
 
加拿大各个省政府都被迫实施经济封锁。美国大多数州除提供基本服务外都关闭了两个月。随后发生的经济崩溃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是从未出现的。
 
本文并非在提出对新冠病毒大流行采取不同的方法可能不会产生破坏性更大的结果,也不是在推测新冠病毒大流行对美国和加拿大经济造成的影响。
 
我们的着眼点更加传统。本文想探究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时机和形式以及即将到来的经济复苏如何影响美元和加元的关系。本文分析是将两国最基本的经济数据股市大宗商品和石油方面的市场信息以及央行和政府政策措施进行分析。

 
美元/加元分析:加拿大和美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当中遇到的经济危机
诸多分析文章中已经提及美国和加拿大经济危机和复苏方面的统计数据,在此为简洁起见,我们将不再赘述。
 
本文将进行比较的是加拿大和美国GDP、失业率、就业和非农就业人数变化,Ivey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和供应管理协会(ISM)PMI和零售。同样,为简洁起见,我们不详细解释统计数据。
 
分析比较需要列举双方面数据。经济反弹是否会收复3月和4月经济降幅?随后几个月经济是否恢复正常?还有个问题是:是否有数据可以解释自三月新冠疫情以来后九个月当中美元/加元的跌势?
 
加拿大和美国经济数据:
2020年前6个月当中,加拿大经济以年率23.1%的速度收缩(第一季度-8.2%,第二季度-38.1%)。然后在第三季度以40.5%的速度上升,但只有一半的时间出现上升。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年率收缩18.2%(-5%,-31.4%),第三季度增长了33.1%。根据亚特兰大联储的数据,美国目前的GDP增速在11.1%。
 
5月加拿大失业率达到13.7%,11月达到8.5%。美国失业率4月最高,达到14.7%,11月为6.7%。
 
加拿大的业人数变化3月和4月减少300万。到11月,243万工人(占80.9%)再就业。美国失业人数为2216万,再就业人数为1229万,占55.4%。
 
Ivey 采购经理人指数自2月的54.1降至4月的22.8。七月降至68.5,11月降至52.4。2月ISM服务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7.3,4月为41.8,7月为58.1,11月为55.9。
 
3月和4月加拿大零售销售下降17.4%,5月和6月加拿大零售销售平均上升21.9%。7月到10月加拿大零售销售月率平均达到0.63%。美国3月和4月零售销售下降11.5%,6月和7月增长13.3%。7月-11月5个零售销售均值处在0.38%。
 
经济数据比较:加拿大和美国
从硬数据来看,加拿大和美国经济体已收复GDP和零售额降幅。加拿大6月以后的零售销售月率均值升幅最小,达到0.63%至0.38%。
 
商业情绪指数变化很大。7月Ivey和ISM指数均高于2月份,11月份回落。
 
加拿大在再就业方面拥有明显优势,加拿大为80.9%,美国为55.4%。从薪资数据来看,美国失业率上所形成的优势并不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加拿大的薪资差异为25%,这是大流行时代最具象征意义和最值得关注的数据。但这并不是美元/加元五个月(4月至8月)内持续贬值的理由,从历史上看,美国在劳动力市场当中解雇和雇用状况都表现得更加极端。市场的确会对个别数字做出反应,但单靠统计数字不足以反映趋势。
 
其他证据表现在到了7月未美元的新冠疫情溢价完全耗尽,尽管加拿大和美国就业市场大相径庭,但美元/加元仍维持在前两年的震荡区间。
 
数据显示,11月和12月美国裁员率回升,11月就业数据疲软以及美国国会未通过第二份新冠疫情财政刺激计划,都造成美元/加元下跌,12月初跌破两年支撑1.2960的决定性因素。
 
 
 
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加拿大和美国分别推出的政策
 
加央行和美联储均采取措施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
 
加央行三度降息,从3月4日的1.75%降至1.25%,3月13日降至0.75%,3月27日降至0.25%。美联储两次降息,分别从3月3日的1.75%降至1.25%,3月15日降至0.25%。 美联储还为地方政府和一些企业启动了一项2万亿美元的贷款计划,但这一计划在很大程度上被市场忽略。

 
加拿大已在遏制新冠疫情方面花费约3,820亿加元(2,98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渥太华,约占该国经济总量的19%。美国联邦政府三月份《新冠病毒大流行援助、救济、经济保障法案》中花费2.2万亿美元,并将支出约3.1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已商定的9000亿美元一揽子计划,约占GDP的14%。 
 
新冠病毒大流行风险溢价:美元
新冠病毒大流行前9个月,加拿大和美国经济数据,央行政策和财政政策本质没有差别。


 
3月前两周美元出现恐慌性波动,美元/加元接下来的五个月交易奠定了基础。 
 
美元/加元自3月6日收盘价1.3422到3月19日收盘于1.4514,美元在9个交易日中上涨了8.14%。
 
 
直到7月底,市场才完全自新冠疫情中得以恢复,美元/加元返回至新冠疫情前的水平1.3400。
 
接下来四个月(8月至11月)中,美元/加元交投于1.3000至1.3400区间,2018年前至新冠疫情期间的21个月美元/加元维持上涨。随后的4个月当中,美元/加元下跌的原因均在于新冠疫情溢价耗尽,但继美元/加元突破1.3400后,未现溢价。
 
实际上,市场交易的是美国和加拿大比较统计数据和新冠病毒大流行状况。实际情况是,当美国失业申请人数和薪资出现恶化后,美元/加元迅速跌破1.2960支撑位。 


 
市场预期全球经济将出现回暖
尽管欧洲和美国不断实施封锁,但市场仍预期今后两个季度经济将出现全面复苏。

 
12月18日彭博商品指数收于77.32,录得3月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的高水平。自美国总统大选一周后辉瑞新冠病毒疫苗面市后,该指数已上涨6.2%。


 
西德克萨斯中质油12月18日收于49.18美元,录得2月25日以来的高水平。自新冠病毒疫苗相关消息发布以来,全球基本工业和能源商品指数已上涨30.6%。
 
最后,美国三大股指12月17日创下历史新高,道琼斯指数收于30,303.37,标普500指数收于3,722.48,纳指收于12,764.745。 
 
美联储股票看跌期权已经体现了很多,这意味着央行打压利率迫使投资基金寻求重返股市。
 
毫无疑问,信贷干预已经提振股价。10年期美债收益率录得0.945%(12/18),不到五年平均水平的一半,美联储承诺每月继续购债1200亿美元,直到经济全面复苏。
 
但是,我们应该记住金融危机的教训。当央行流动性从市场退出后,市场不会回归到股市的目标值,从那时起股市出现反转。
 
2021年美元/加元展望:上半年基本面趋势
明年一季度许多国家新冠疫情复燃和再度推出封锁措施将维持打压经济面,二季度料将出现减弱,即便新冠病毒疫苗带来预期,但经济复苏仍将有所推迟。
 
但是,除非看起来经济最终复苏或新冠疫情将严重到改变经济复苏前景,否则经济增长前景将不会出现改变。迄今为止,仍未出现上述两个变化。
 
由于经济状况未现变化,美元/加元在2020年未月的波动趋势仍将维持。
 
以下基本因素证明加元将走强。 
 
市场预期2021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全球经济将出现全面复苏,大宗商品价格和原油价格上涨。尽管人们普遍预计,一旦新冠疫情得到遏制,全球经济就会蓬勃发展,但这还没有发生。 
 
预期一季度西欧和美国经济增长会下降,原因是这两个地区实施新的封锁将阻止经济活动。但是,当经济开始复苏,加拿大大型资源和石油出口行业将受益,因为大宗商品和石油价格继续走高,遵循全球经济扩张的历史趋势。
 
二季度大宗商品市场将进一步提振加元。
 
加拿大经济数据近期优势(主要是再就业和零售销售)不确定会不会持续,但很明显美国经济较目前加速运行前,影响到美元/加元的美国经济数据优势不会出现。至少在明年二季度之前,甚至在第三季度之前,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最后,只要美国经济疲软,美联储就继续打压利率,甚至在必要时加大打压势头,美元将维持守势。
 
债券交易者并非不能至少部分地影响美联储干预。债券交易者可以并且过去影响过美联储政策,但目前这样做需要一个很好的理由。应该是促进美国经济蓬勃发展。同样按照目前的情况,这种情况最早要到第二季度才能出现。  
 
回顾一下,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强,美国经济维持疲弱且美联储维持打压利率将在2021年上半年打压美元/加元。
 
尽管美元/加元明年上半年承压,但由于经济复苏不断维持且负面因素较为局限,美元/加元的跌幅仍相对较小。
 
全球经济进入下半年,焦点将自商品经济和制造业转向消费。对于美元/加元来说,焦点是从加拿大转向美国。以下详述。
 
年终市场
年终前两周市场的特点是缺乏流动性而导致汇率波动过大,原因是许多投资者退出交易。
 
2019年年末,美元/加元自12月12日的1.3350上涨至12月31日的1.3665,涨幅为2.4%。1月8日,美元/加元回到1.3245,几乎持平于12月的开盘价1.3255。鉴于今年11月中旬以来美元/加元下跌五个大数,美元/加元反弹有限,料年底会出现惊喜行情。
 
美元/加元2021年展望:下半年基本面趋势
经济复苏的时机最初取决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对全球经济和消费者心理的影响。 
 
给美国消费者一个消费的理由,这很少会令市场失望。 
 
如果新冠疫情在明年二季度末得到遏制,那么值得注意的是,下半年可能会出现盛宴。美国经济依赖消费支出,如果美国人给力,那么美国经济将轻易在明年七月至明年圣诞节维持繁荣。新冠疫情过后人们的身心得到放松,美国人重返就业,薪资出现增长,料将使得美国两个季度甚至三个季度的GDP年率增长5%。
 
只要发生上述预期,美国经济增长均将提振美债收益率,尽管美联储仍将维持干预措施,美国经济数据仍将反映经济增长。美元/加元有望上涨至1.3400水平。
 
2021年美元/加元技术面展望
美元/加元在2017年7月中旬至2018年5月期间处在1.3000重要水平下方。那段期间的交易水平构成弱势阻力和支撑。
 
12月1日至12月15日期间美元/加元下自1.2988跌至1.2688,不仅轻松地突破了支撑线1.2960(2020年的低点),而且还突破2017年至2018年10月以来的一系列交易水平1.2900、1.2850、1.2785和1.2745。
 
从1.2785到1.2450的支撑结构将不太可能阻止美元/加元下跌,除非美元/加元波动过大,或出现经济数据或其他因素影响,这需要一个转折点。




美元/加元第一阻力位处在12月前两周跌破的三个支撑位1.2850、1.2900和1.2960。其中,最后一个阻力最强劲,该水平为2020年和两年低位。美元/加元阻力处在1.3040、1.3100、1.3150,甚至更高水平,由于技术反弹有限,美元/加元自10月以来维持遇阻上述水平。
 
相对强弱指标是短期均值回归指标,自12月4日的22.72上升至12月20日的46.50,完成一个周期。 
 
均线构成阻力。21日均线所处水平1.2849构成阻力。100DMA所处水平1.3120成为汇价测试1.3100后的阻力,然后是1.3150阻力,200日线所处水平1.3463成为汇价测试7月底交易水平1.3460的阻力。
 
阻力位:1.2850; 1.2900;1.2960;1.3040;1.3100;1.3150;1.3240;1.3330; 1.3400;1.3460;1.3530;1.3620
 
支撑位:1.2785; 1.2745;1.2670;1.2620;1.2560;1.2450
 
相对强弱指标和均线指标参考的是12月21日周一亚市美元/加元的头寸表现。
 
 
分析师Gregor Horvat在其艾略特波浪分析当中对加元货币对长期反弹趋势进行了分析:
 
美元/加元艾略特波浪分析
 
fxsoriginal
 
格雷戈尔·霍瓦特 (Gregor Horvat)
 
美元兑加元走弱,可能进一步疲弱,目前处在波浪C当中,或将成为浪四的一部分,或者会维持持平甚至构筑三角形,但在这两种情况下,继美元/加元反弹后,将更为弱势,接近1.2400水平。

fxsoriginal
 
2021年美元/加元预期调查

 


 


 
“最初市场出现抛售将再次提振美元,二季度美元/加元出现回调,年底前回落。”
 
Theotrade 分析团队
 
 
“2021年年初,商品货币波动料强劲,但油价上涨将支撑加元,强于铜价上涨提振澳元/美元。上涨目标处在2017年1月12日以来反弹趋势的61.8%斐波位。”
 
分析师  Jamie Saette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