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向中国发起贸易摩擦之前,中国经济早已出现减缓。中国最后一个季度GDP增长达到7%那还是在2015年6月。2015年当年中国GDP自首季度6.8%下滑至三季度6.5%。过去8年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总体出现下滑,只有偶尔某个季度出现上升。
 
这种变化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经济正走向成熟。中国经济在2008年前十年经济增速迅猛达到10.2%。一个国家经济体量不断加大,国内大规模增长的机会就开始不断减少,由于产品升级更为复杂,成本不断加大,中国打入海外市场开始日益困难。

中国GDP增长
 
消费型社会如美国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由于人均收入不到西方国家的三分之一,中国对其他国家消费者的依赖程度远远超过美国。进口关税政策可能会提高美国物价,但不会减少美国就业。美国自中国进口的大部分产品卖点是价格,这些产品中的大多数在美国国内或中国以外的市场可以找到替代品。
 
中国就业
对于谋求打入美国市场的中国制造商来说,即使其产品销量下跌幅度规模在百分之几的范围,而不是绝对下降,都会面临艰难局面。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找不到生产美国商品的替代客户就难以维持中国就业。中国与美国贸易摩擦维持“持久战”将损耗中国就业。与美国贸易摩擦僵持的时间越长,中国将出现更多失业,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僵持将影响脆弱的中国经济。
 
中国在美国已经长期构建市场,但目前中国品牌和中国制造的美国商品或将被亚洲,欧洲和美国本土的竞争对手所取代。中国人工成本不断上升,影响中国产品的价格优势,难以再度获得失去的美国市场,中国发改委压力山大。
 
全球贸易: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
中美贸易摩擦并非中国经济长期下滑的主因,但是今年中国经济急剧下降的源头,成为中国2019年经济急需解决的症结所在。如果中美难以冰释前嫌,中国经济增长将持续下降。
 
中美贸易摩擦同样也是全球经济重中之重,若它朝着负面发展也将危及欧盟经济。
 
欧盟自身麻烦不断,包括经济增长放缓、人口不断下降、英国脱欧、意大利经济动荡、德法政治内乱等等难以尽数,欧盟政策很难对所有国家“一碗水端平”。
 
与欧盟这些棘手问题相比,中美贸易摩擦明显算是“小巫见大巫”。
 
以下首先我们分析中国经济状况,然后分析中美贸易摩擦的政经因素,最后推演可能的解决方案。
 
中国经济数据出现全面下滑
今年中国经济活动和经济数据全面出现下滑。中国工业和消费者数据、经济信心指数、零售销售出现全面疲弱。而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经济的扶持不断加大。
 
如上图所示,中国3季度GDP年率降至6.5%,1季度录得6.8%,2017年下半年中国GDP增长年率维持在6.8%。
 
中国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年率 (11月)录得5.4%,录得2016年金融危机和2008年11月经济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三个月平均水平自一季度6.7%降至11月份的5.7%。9月、10月、11月该数据录得邓小平改革以来最为疲弱的三个月。

中国工业总产值图表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官方采购经理人指数同样疲弱。中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 (11月)录得50,处在荣枯线中央,录得2016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该指标继4月份51.9之后一路下跌,中国官方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 (11月)录得53.4,低于1月份的55.3。

中国官方采购经理人指数
 
中国财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同样维持下降,中国财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 (11月)录得50.2,1月该数据录得51.5。中国财新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 (11月)录得53.8,年初该数据录得54.7,10月该数据降至50.8。
 
中国零售销售年率 (11月)降至8.1%,录得15年来最弱水平。中国汽车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年度销量下滑。

零售销售图表
中国工业下滑与政府试图刺激经济新增人民币贷款急剧增加形成鲜明对比。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12个月平均水平为1.306万亿元,创历史最高纪录。2008年危机当年新增人民币贷款12个月平均水平达到8459.17亿元。自2017年7月以来,新增人民币贷款已高于该水平。

人民币贷款图表
为维持中国经济增长,中国政府发放贷款当然对中国经济构成潜在问题。货币超发对经济的刺激作用递减,表明中国经济重视工业和出口,忽视国内消费已经达到极限。中国经济急需中国人民扩大收入消费中国产品。遗憾得是对中国政府来讲,较之培养一代消费群,加大中国工业生产刺激经济的效果更快更直接。
 
中国外商直接投资年率 (年初至今) (11月)下降1.3%,这是自去年8月以来该数据首次下降。
 
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年率 (11月)自10月2.5%降至2.2%。由于政府发放定向贷款,2017年2月该数据录得0.8%,一年后大幅升至2.9%。物价难以持续上升表明中国政府试图通过扩大生产来刺激增长缺乏效力。
 
中国试图确保中国经济免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同时经典的凯恩斯主义似乎并未达到预期效果。中国消费者不具备美国消费者那样的消费实力。

中国进出口维持积极,9月中国出口年率录得14.4%, 10月中国出口年率录得15.5%,11月份出口年率大幅下降至5.4%。进口年率(人民币) (11月)自10月 20.8%急剧下降至3%。该数据三个月均线处于22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中国经济困境的最终晴雨表是中国上证综合指数。中国上证综合指数自2015年高位5,166.35点跌至目前的2,416.09点,下跌52%。2018年中国上证综指下跌30%表明中国投资疲弱,市场担忧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摩擦:要么双赢,要么双输
中美贸易摩擦是2019年全球经济主要担忧之一。全球两大经济体维持良好贸易关系促进经济增长将足以缓解欧洲经济衰退。
 
法国街头暴乱和德国政治纷争、英国脱欧存在不确定性、意大利政府面临提振经济的挑战等将阻碍欧元区经济发展。
 
中美贸易关系实际上是亚洲国家和西方拥有先进技术国家之间的相互角力,当中国只是处在发展阶段初期,对贸易伙伴未构成经济威胁时已经埋下了矛盾的种子。当时将中国引入全球政经主流符合各方利益,而目前这一局面已一去无返。
 
可以理解中国不会甘于屈服。美国总统特朗普首开先河,力图调整中美贸易关系至更为平衡的境地,或将影响在中国持有企业的所有欧洲,北美,日本,韩国和台湾公司利益。所有中国的外国投资企业很快会效仿美国。
 
中美贸易:技术转让是症结所在
美国对中美贸易诉求有两大主题。要求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和服务是其中之一。继G20会议后中国已经恢复加大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美国农业产量效率高这对中美两国而言形成双赢。
 
在中国境内做生意的美国,德国,日本和许多其他海外企业主要优势是技术。这些企业仍留在中国主要原因是中国制造业各种成本仍较为低廉,同时可借此赢得中国市场。美国政府和州政府鼓励日本、德国、韩国制造商去美国办厂。中国政府也有同样的诉求。
 
中国政府提出2025中国智造计划,涉及一些高精尖行业,但出现始料未及的效果,引起美国政府对中国贸易规范的不满。在这一方面,美国总统获得了民主党的支持。
 
新时代背景下的中国: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
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导致40年美国战略政策转移。自1979年中美两国邦交正常化以来,美国已经辅助中国进入全球经济政治体系。中国在邓小平领导下实施市场经济,这一体制在当时美国比较容易接受。
 
中美贸易摩擦是中国与美国关系未来十年的主要焦点,将影响全球经济和西太平洋军事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