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的缓解可以提振乐观情绪,但它能提振增长吗?

各国央行处于宽松区,可能在2020年上半年进行调整。

欧元/美元两年的看跌趋势依然有效,但看跌者或正失去兴趣。


欧元/美元的跌势已经持续了整整两年,虽然还没有结束,但繁荣的时期越来越有可能在2020年到来。

贸易战争结束的开始

自2018年1月触及1.2537以来,欧元兑美元一直处于螺旋形下跌走势,仅在两个月前就跌至1.0878的多年低点。考虑到随后的价格反弹,这一水平很难被认为是暂时的底部,但这一次的焦点不应放在技术层面,而应放在政治层面。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后的美国外交政策,是导致欧元/美元陷入2年跌势的催化剂。这两年里,欧元兑美元月度跌幅最大的是2018年3月,当时贸易战开始了。当时,特朗普宣布对所有国家的进口钢铁和铝征收关税,并对中国征收第一轮关税。不久之后,贸易谈判迅速启动,并延续到过去两年,就在今年12月,他们宣布达成了贸易协议的第一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贸易战不只是针对中国,尽管他们的关系占据了大部分突发新闻的标题。特朗普把战争扩展到全世界,虽然远未结束,但也在今年12月宣布国会批准了USMCA贸易协议。

这场贸易战被认为是全球经济衰退的催化剂之一。虽然还没有结束,但隧道的尽头终于有了光明。

经济增长仍然是个大问题

欧元区今年年底的经济指标显示,经济减速仍在继续。在美国,情况似乎有所好转,但对经济衰退的担忧依然存在。2019年第三季度,欧盟28国经季节性调整后的GDP增长了0.3%,确认了1.2%的年化增长率。同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化增长率为2.1%。

与此同时,美国Markit预览综合产出指数(Markit Flash US Composite Output Index) 12月份升至52.2,为5个月高点,高于11月份的52.0,显示出“自7月份以来最快的产出增长”。尽管如此,增长率低于系列趋势,总体上也只是温和的。同期的Markit欧元区PMI预览值为50.6,与上月持平。然而,官方报告称:“根据PMI预览值,欧元区经济在12月未能加快增长势头,为第四季度的增长画上了句号。第四季度产出增速为2013年下半年经济摆脱低迷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全年的就业水平一直保持健康,但Markit的数据显示,欧盟的就业增长放缓至5年来的最低水平。然而,到处都找不到通胀压力。根据最新数据,欧盟的年度核心CPI为1.3%,而在美国美联储最喜欢的通胀数据,截至2018年11月的核心PCE物价指数为1.6%。

央行们的失衡,从经济转向政治

在这种情况下,各国央行又回到了宽松的道路上。美联储在2019年10月减息25个基点,这是过去四个月里的第三次减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暂时观望,除非经济形势恶化。

“欧元区经济增长依然疲弱,”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欧洲议会的首次听证会上表示。欧洲央行前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9月份卸任之前,将主要存款利率下调了10个基点,至-0.5%的历史最低水平,并宣布了TLTRO III,这意味着只要欧洲央行认为有必要,就会每月购买200亿欧元资产。

大西洋两岸的政策制定者都采取了行动来刺激通胀。央行行长们在过去十年里所做的事情收效甚微。

然而,在这方面,天平也倾向于美国,因为鲍威尔似乎比拉加德自信得多。尽管拉加德在声明中使用了更自信的措辞,但当宏观经济环境仍在恶化时,很难相信他。毫无疑问,拉加德是一位政治家,而非经济学家,这种自信的姿态更多是可以预料的,尽管这种认识会对欧元的表现产生影响。

2020年是变化之年

这不是希望的表达,而是需要的表达。2020年应该是变革之年。或者至少是,事情开始改变的那一年。最近的贸易协定暗示,贸易战前线的情况有所缓解,因此增长方面的担忧也有所缓解。这些经济体能否在不存在贸易冲突的情况下实现增长,则是另一回事。但乐观主义应该占据主导地位。

最新公布的数据表明,至少在美国,人们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有所缓解。另一方面,欧盟还有待观察。欧盟经济事务执委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表示,两国央行均已着手解决这些当务之急,并因此采取行动,尽管欧盟仍需"更好地协调财政政策,以使低债务国家增加支出以提振欧元区经济,而高债务国家则支撑其财政。"协调财政政策是欧洲央行的首要愿望,多年来一直如此。或许拉加德可以启动这一进程。

经济发展和央行们的决定将推动今年上半年的走势。如果贸易协定继续推进,经济增长的迹象将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显现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市场将继续依赖它。

2020年11月,美国将举行大选。这让金融界迎来了一个变动的年终。特朗普还能保住总统宝座吗?如果没有,美国的外交政策将会怎样?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大选将是2020年的大事,因为这将决定未来几年美元的走向。

欧元/美元的技术前景

欧元兑美元连续第二年下跌。从1.1460开始,它结束于1.1100以下,今年的最低点是1.0978。根据月度图表,看跌趋势依然稳固,目前还没有下跌枯竭的迹象。

在上述时间范围内,汇价低于所有移动平均线,20移动平均线是最强的,在1.1320附近。在2018 - 2019年的下跌中,23.6%的回调为1.1265,而38.2%的回调为1.1510。最后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欧元兑美元一旦超过这一点,就会进入看涨区域。自2019年1月以来,汇价一直没有达到这一水平。与此同时,技术指标仍处于负增长区间,有望回升,但缺乏足够的力量来证实这一点。

以周为基础,欧元/美元是中性的,自10月中旬以来一直无法找到一个确定的方向。自那以来,汇价一直在一个温和看跌的20移动平均线附近徘徊,而较长的移动平均线仍远高于当前水平,100移动平均线与上述的38.2%回档位趋同。技术指标被固定在中间线。

最后这张图表显示熊市压力已经缓解,但是牛市还没有出现。1000点的心理价位是最直接的支撑,如果低于这个价位,熊市可能会变得更大胆,并试图重新测试2019年的低点。下一个跌至1.0880以下的熊市目标是1.0720,并将跌至2017年的低点1.0340。

2020年预期调查

预期 上半年-6月30日 下半年-12月30日
看涨 55.3% 60.0%
看跌 27.7% 17.8%
盘整 17.0% 22.2%
平均预期水平 1.1186 1.1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