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土耳其钢铝关税提高一倍,分别达到20%和50%。虽然美国接二连三的制裁,使得土耳其里拉持续暴跌,但总统埃尔多安坚称,不会在这场经济战中落败。不过,就土耳其近年来的“三高”经济颓势来看,这恐怕是稳固民心的权宜之计,多过留有后招的铺垫。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得不用强硬的外交姿态来稳固国内市场,称该国经济并未处在危机中,目前也已准备好通过使用人民币、俄罗斯卢布、乌克兰货币等进行贸易结算。

就在8月1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讲话后,一贯“不受威胁”的特朗普继续加码,“我刚刚批准对土耳其翻倍征收钢铝关税,因为土耳其里拉随强势的美元迅速贬值,铝产品将征收20%关税,钢产品征收50%。我们现在跟土耳其的关系不好。”

这对土耳其而言,无疑雪上加霜。里拉随后再遭重挫,一度暴跌20%,创下自2001年该国银行业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

受8月初的美国牧师布伦森事件影响,美国开始对土耳其实施一系列的制裁和贸易限制。8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重新审理对土耳其的特惠免税待遇,涉及商品价值16.6亿美元,占美国从土耳其进口总额的17.7%,里拉当日立即暴跌。

伊朗可以通过石油给美国回击,但土耳其与伊朗不一样,虽然有迹象显示对美国进行对等的冻结行为,但不知道具体怎么能冻结。土耳其的报复行为偏弱。

土耳其经济处在高贸易逆差、高外债、高通胀的疲弱环境当中,且处在双赤字格局(经常账户赤字与政府财政赤字)并高度依赖外资。国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将土耳其的信用评级调为垃圾级。

随着全球转向紧缩,美联储进入加息进程,美元开始不断升值,新兴市场资本开始回流,而土耳其作为典其中之一,且严重依赖美元,其国内资本市场大幅流出属正常,自今年2月以来净流出超过47亿美元。随着两国外交冲突持续恶化,致使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自年初至今下跌近40%。

土耳其的危机会引发资金对包括巴西、土耳其等国在内新兴市场的担忧,可能会加剧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程度。若土耳其的局势难以好转,未来新兴市场国家将会被动转向紧缩政策。

经济的危机永远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土耳其来说,不断攀升的外债和以美元结算的方式很难让其在这场制裁中占到优势。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土耳其的年度外部融资需求,包括经常账户赤字和到期债务,将达到218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字可能会增长到2400亿美元,占GDP的28%。根据Eurizon SLJ资产管理公司的数据,超过一半的债务是以美元计价的。

此外,土耳其的难民问题也将因为这次危机受到严重影响。目前,在土耳其境内或自愿或被迫安置的叙利亚难民约在300万人左右。一旦土耳其出现经济危机,不仅无法对这300万叙利亚难民提供保障,自身也将有可能产生百万级别的经济难民。

不过,强硬的埃尔多安没有放弃自己的立场,于1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针对土耳其的行动让两国关系处于危险之中,并对美国发出警告,土耳其可能被迫寻找新的“朋友”。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已准备同中国、俄罗斯、伊朗及乌克兰这样的大贸易伙伴国改为本国货币结算,放弃使用美元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