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研究分析师弗朗西斯•张(Frances Cheung)表示,由于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数量有限,中国将商品关税与同等数量(以同样的税率)进行匹配是不切实际的。

核心要点

这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可能采取其他策略的预期/猜测,包括通过服务贸易和人民币。外管局的评论称,“企业应该对冲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以保护自己”也无助于市场情绪。

尽管我们相信,如果需要的话,中国有稳定人民币的工具,但当局可能更愿意接受市场力量推动的人民币走弱,仅会设法避免人民币过快升值。

我们继续看到美元/人民币的下一个阻力在6.76。在案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远期汇率一直承受下行压力,部分原因是美元/人民币流动。市场正在等待将在7月底发布的6月远期报告。

4月和5月外汇结算和销售余额转为正值。应该密切关注这一系列事件,看是否有迹象表明市场情绪发生了变化。鉴于外汇风险——全球贸易形势恶化通常对新兴市场货币不利——实体可能不会急于结清外汇收据,而是采取观望态度(即尚未将美元票据转换为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