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斯克银行(Danske Bank)分析师认为,在他们的基本情况下,他们预测全球通胀将逐渐从非常低的水平上升。

核心要点

考虑到财政和货币政策、产出缺口、油价和中国/新兴市场因素等不同因素,我们认为,相对于我们的预测和市场预期,全球通胀风险的平衡是上行的。

在产出缺口即将封闭之际,美国的巨额财政刺激将对全球通胀构成上行风险,因为我们预计央行不会通过大幅收紧货币政策来抵消这一影响。此外,油价上涨的风险也在上升,这可能对通胀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许多新兴市场的商业周期进入了高级阶段,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意味着,未来几年新兴市场的通胀可能会上升。不过,我们认为,随着信贷收紧和房地产市场放缓,2017年中国的通货再膨胀可能会缓解。此外,不同的指标表明,全球货币政策正在变得越来越宽松。

总而言之,我们看到全球通胀风险的天平向上行倾斜,尤其是在2019年,因为财政扩张和产出缺口的封闭应会推高核心通胀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