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研究分析师帕特里克•阿图斯(Patrick Artus)表示,意大利大选导致了欧洲怀疑论政党的成功,而其他欧洲国家在难民危机中缺乏对意大利的支持,无疑发挥了重要作用。

核心要点

但就经济而言,意大利的问题能归咎于欧洲吗?”

  • 就像其他欧元区外围国家的情况一样,欧元区国家之间资本流动的终结导致了国内需求的萎缩;
  • 但意大利的关键结构性问题是投资不足,因此,在过去20年里生产率停滞不前,这就解释了竞争力的丧失、盈利能力的下降和市场份额的损失;
  • 生产力停滞与意大利企业投资的疲软有关;这可以归咎于欧洲吗?除了其他原因(银行危机,小公司),上世纪90年代企业税收负担的急剧增加,这是减少财政赤字和加入欧元区的必要条件,在抑制企业盈利方面无疑起到了一定作用。